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a 片,新手必看

这种想法越来越强烈,我总算是明白了何嫣然熟练的姿势和丰富的手段。

  合着我还以为伤害了人家而内疚,恐怕这女人直接把我当傻子了。

  何嫣然眼睛里奢靡的表情已经不再了,直接推开了我,冷冰冰的走到了水龙头口,漱了下口,离开了。

  装!奶奶的,搞得自己受了多大委屈一样,还不是有了男友还自己出去约的贱人!在学校装久了高洁的白莲花,竟然还真当自己是了!我想起何嫣然和我约在小公园里,和刘峰在小树林里的野战,那一样不是这个女人最疯狂。

  负罪感消失,我看了一眼地上不明的牛奶液体,心里舒畅的走了出去。

  姜雅菲!我脸色突然间的爆红。

  面对着我喜欢的女人,想到刚刚做的那些荒唐事,我总有一种心虚的感觉。

  姜雅菲似乎也被吓了一跳,急忙又跑到了卫生间的(儿童智力故事)门口,看了一眼门牌。

  女厕!姜雅菲仔仔细细的反复看了3遍,才一脸绯红的又走了进来。

  我也是尴尬的要死,张了张嘴巴。

  “你……你也来上厕所啊。

  ”刚说完这愚蠢的话,我就后悔了。

  “姜雅菲,你不要误会,我不是变态,我就是刚刚走错了,被何老师训斥了一顿,我心情本来就不好,我就低着头进来了,没想到走错了地方,真的不好意思,你——你快去吧。

  我这就走!”我想了想,找了个借口,不然的话,在我女神面前,岂不是形象都毁了。

  姜雅菲扑哧一声就笑了。

  还从兜里拿出了一张面巾纸,让我擦擦汗。

  “你不要着急,我没有误会你,其实,我……我有一次也走错过,好在当时男厕所没人。

  ”我头上的汗珠,哪里是急得,是刚刚在小隔间里,爽的。

  不过带着姜雅菲体香的手帕拿过来,我还是小心的接了过来,轻轻的擦了擦,又小心的放回了兜里。

  但是,听到姜雅菲的话,我差一点蹦起来,心里万幸当时姜雅菲没看到什么。

  不然那么多脏东西,岂不是要把我女神吓死过去了。

  我和姜雅菲就站在女厕所的门口,姜雅菲本打算进去,可是却又忽然的转过身来。

  “李贡,你不要灰心,何老师今天可能是心情不好,才会那么说你的,你看你数学就很好,其实语文和英语都需要积累的过程,数学和物理你不学习都可以打到90多,说明你很聪明的。

  老师的话,你不要放在心上,我们就是学生,你不能退学,不然长大之后你会后悔的。

  ”姜雅菲似乎怕我听从了何嫣然的话,语重心长的对我说道。

  一股暖流毫无症状就流淌了进来。

  我何曾被人这么温暖的对待过,我眼神火热的看着姜雅菲,诚恳的说了一声谢谢。

  “放心吧,我不会不念的。

  ”我认真的点了点头,对着姜雅菲保证到。

  姜雅菲听了也是温婉一笑,便和我拜了拜手,就直接进了卫生间。

  啊!我刚刚转身,走了不到2米的距离,猛然听见了姜雅菲一声大叫,急忙飞奔了回去。

  姜雅菲竟然直接四脚朝天的摔到在了地上,正好正对着棚顶的灯光,露出了一个粉色蕾丝的小**。

  我的心直接就宕机了。

  手足无措的杵在了原地,眼神直勾勾的看着姜雅菲腿间神秘的小地带。

  为了美感,姜雅菲甚至都没有穿丝袜,以至于三角洲附近,几根不听话的卷曲的小黑毛从粉色的蕾丝下面钻出来,对着我俏皮的打着招呼。

  我耳根一红,眼睛躲闪的想要避开,却该死的整个人都如同被定住了一样。

  “你……你快来帮我一下,我好像腰扭了。

  ”姜雅菲臊的脸色通红,蚊子一般的对着我小声的哀求。

  我这才回过了神来,仔细一看才发现,姜雅菲竟然把裙子都已经褪下来了,所以当我把人扶起来之后,姜雅菲白嫩窈窕的腿上,竟然只有一条**的小**遮挡。

  我整个人都燥热了起来,这双洁白无瑕的腿,近在咫尺的璞玉,就在我搓手可及的地方。

  “没事吧,要……要不要我帮你把裙子先提起来。

  ”姜雅菲此刻还在害羞的状态,听闻我的话,整个人慌张的跳了起来,腰上一疼,又重重的摔在了我的身上。

  将将巴巴地抬起头,整个人娇羞的看着我,手指慌乱的提起裤子。

  “你……你快闭上眼睛。

  ”

其实二宝这些年不断上山打猎,他整整追踪了狼王半年的时间,将蟒砀山的狼王击败,是王二宝的毕生理想,今天终于可以得偿所愿跟它一较高下了。

  他无法抑制那种发自内心的激动,嘴巴里呼出来的呵气都兴奋地颤抖起来。

  二宝把旁边的丁香往怀里勾了勾,示意她不要害怕。

  丁香却对二宝会心一笑。

  女孩子虽然第一次经历这么惊险刺激的场面,可是因为有二宝哥在身边,她充满了勇气。

  狼王晃动着巨大的头颅,同样纹丝不动。

  一双狼眼瞬间瞪得溜圆,身上的鬃毛根根扎起,好比一只狰狞的刺猬,它冲着王二宝呲牙咧嘴,胡子抖动,露出一口狰狞的牙齿,嘴巴里也发出了呜呜的仇恨声,恨不得把王二宝立刻撕成碎片。

  从前的仇恨一股脑显现在脑海里,狼王终于把持不住,要为自己的那条伤腿讨个公道。

  它低吼一声,身后的四条大狼匍匐在地上,开始向着二宝和丁香藏身的地方慢慢移动。

  好比五只悬挂在墙壁上的壁虎在扑食,不仔细看,你根本看不到它们在移动。

  距离越来越近,越来越近,终于,一条大狼从草丛的背后探出了脑袋,冲着王二宝飞身就扑。

  哪知道大狼刚刚探起脑袋,王二宝就叩响了手里的扳机,嗖的一声,那根利箭飞了出去,不偏不倚,刚好射中了那条大狼的右眼。

  这把弓弩非常的强硬,箭的威力也非常巨大,利箭毫不客气射穿了大狼的脑袋,几乎将它的脖子一下子穿透。

  那只狼嚎叫一声倒在地上,打着滚嚎叫起来,不到数秒,两腿一蹬,就跟耶稣哥哥下棋去鸟。

  剩下的四条大狼浑身颤抖了一下,但是它们没有撤退,而是身子一纵,凑凑凑,一起跳在了王二宝和丁香的面前。

  这四条大狼的身子非常的威武,它们呲着牙,咧着嘴,冲着王二宝跟丁香嗷嗷怪叫。

  “嗷嗷嗷……嗷……”整个蟒砀山立刻抖了三抖,树上的枯枝烂叶也哗哗只掉。

  丁香吓得妈呀一声,跳起来老高,身子一下子挂在了王二宝的身上,双手抱住了二宝的脖子,将脑袋埋进男人的怀里不敢看。

  二宝一下将丁香护在身后,身子一转,飞快地搭上一根利箭,食指一勾,再次叩响了弓弩的扳机。

  另一支利箭呼啸而出,这次射中的是最前面那条大狼的脖子,箭杆整整扎进去四寸还多。

  那只大狼嗷地怪叫一身翻身到底,同样剧烈翻滚起来。

  剩下的三条大狼速度不减,直奔怪石后面的二宝和丁香扑来。

  弓箭就是这样,距离远的话还可以射杀,距离太近就失去了它的作用,王二宝已经没有时间从箭壶里抽箭射击了。

  他不慌不忙,迅速将弓弩扔在地上,抬手拔出腰里的匕首,飞身迎了上去,直扑狼群。

  为了保护丁香的安全,王二宝决定豁了出去。

  一刀划过,最前面的那条大狼的脖子上出现了一条深深的血痕,二宝的匕首生生拉断了它脖子上的气管,一腔颅血喷洒出来,二宝下面一脚,把它踹出去老远。

  那条狼的身子还没有倒地,第四条就扑了过来,咬的是王二宝的大腿。

  王二宝手里的匕首一挥,使出了吃奶的劲儿,狠命刺了过去,扑地一声,刀锋扎进了进了第四条狼的脖子里。

  也赶上二宝的力气大了点,一刀将它的脖子穿了个透心凉,刀子从狼脖子的左边进去,右边都露出了刀尖。

  那条狼呜叫一声倒在了地上,挣扎了两下同样不动了。

  短短几秒的时间,四条成年大狼被王二宝干掉,干净利索,一点也不拖泥带水。

  眼前只剩下了那条瘸腿狼王,瘸腿狼王再也不敢向前了,身体首先哆嗦了一下,后退了几步,它被王二宝凌厉的气势震住了。

  它冲二宝愤怒地瞪了一眼,脖子一缩,身体就像一阵剧烈的骤风,抹头就跑,转眼消失在茫茫的夜幕里。

  王二宝吁了口气,疲惫不堪,浑身跟散了架一样倒在了地上,惊出一身的冷汗。

  好险,好险,他妈的老子差点报销,报销了没地方说理去。

  二宝抬手擦了擦汗,冲着狼王逃走的方向瞅了瞅,露出了得意的微笑。

  老半天,丁香才从恍惚中惊醒,女孩子都被刚才的一场大战惊呆了,她害怕二宝受伤,嚎哭一声扑了过去:“二宝哥,你怎么样?伤到没有?伤到没有?”王二宝摇摇头笑了:“没事,好险好险。

  别怕别怕?”没想到丁香哇地哭了,一下扎进了二宝的怀里:“二宝哥,俺怕,俺怕啊,咱回家吧,俺以后再也不上山了。

  呜呜呜呜……”女孩子从来没有经历过这么惊险的厮杀,也不知道蟒砀山的野狼会这么凶残,如果不是二宝哥在身边,几乎成为野狼口中的美食,她被男人的勇敢和强壮征服了。

  二宝赶紧帮她擦去眼泪,哄她说:“不哭不哭,走出大山以后,二宝哥给你买新衣服穿。

  ”丁香的脸蛋却红了,羞答答说:“二宝哥,俺……裤子湿了,你找个地方,让俺换下衣服好不好?”“啊?王二宝有点哭笑不得了,这才看清楚丁香的裤子已经湿透了,是刚才被野狼袭击的时候吓得。

  女孩子就是胆子小,竟然会吓得尿裤子,王二宝咕嘟一声:“你们女人啊……真是的。

  ”他又好气又好笑,虽然嘴巴里埋怨,还是把自己的裤子脱了下来,递给了丁香让她换上。

  丁香接过二宝的裤子羞答答问:“二宝哥,俺穿你的裤子,那你穿啥?”王二宝说:“我里面有短裤,不穿也没事,这样比较凉快。

  ”丁香问:“这么冷的天,你冻着咋办?”二宝说:“没事,我是男人,耐冻。

  ”丁香破涕为笑,拿起二宝的衣服躲在了一块岩石的后面。

  冲他莞尔一笑,说了声:“不许偷看!”夏季的天就像孩子的脸,说变就变,刚才还星稀月朗,忽然就刮起了一阵风,北天边飘来一片浓密的乌云,咔嚓一个惊雷在头顶上炸响,瓢泼的大雨倾盆而下。

  王二宝嘻嘻哈哈背着丁香找地方躲藏,很快找到一个山洞,冲进去以后,他们已经淋成了水鸭子。

  丁香冻得浑身打哆嗦,颤抖成一团,脸色都青了。

  两个人就像秋雨里的树叶,一起颤抖。

  山洞不大,里面黑乎乎的,地上有很多枯枝和干草,墙壁上还有火柴和半截蜡烛。

  这个山洞二宝很熟悉,是他上山的时候栖息的地方。

  二宝是小中医,长年上山采药,有时候采药回不去,需要找个地方暂住一夜再回家,他就把这里收拾一下,当做了暂时的小窝。

  划着了火柴,点着了那半截蜡烛,二宝升起一团篝火。

  干柴很潮湿,放进火堆里比比伯伯作响,冒出阵阵青烟。

  中秋的后半夜开始寒冷,两个人又淋了雨,丁香的身子一个劲的往二宝这边靠。

  篝火映红了两个人的脸。

  王二宝心疼地不行,用力搓着丁香的手问:“丁香,冷不冷?”丁香笑着摇摇头:“不冷。

  ”嘴巴里说不冷,身子却一个劲的往二宝的身上靠。

  现在的丁香美极了,因为刚淋了一场雨的缘故,女孩的头发湿漉漉的,身上的衣服也湿漉漉的,紧紧贴在身上,勾勒出玲珑剔透的曲线,的确良衬衫是透明的,根本遮掩不住。

  丁香衣服里所有的一切都暴露在王二宝的眼前,他的呼吸就急促起来,心跳起伏。

  二宝说:“丁香,把衣服脱了吧,在火上烤干,要不然会生病的。

  ”丁香摇摇头说:“不,脱光衣服,还不啥都被你看到了?”二宝说:“这有啥,以后咱就是两口子了,早晚要赤果果面对,你会看到我的一切,我也会看到你的一切,早晚你会把身子给我嘛……”丁香羞涩地低下了头,小声说:“二宝哥,你抱抱俺,抱抱俺就不冷了。

  ”王二宝会意,一下把丁香抱在了怀里,双臂一用力,丁香的脸靠(豁达大度)在他的胸膛上。

  男人的怀抱宽广无垠,散发出一股成熟的朝气。

  丁香从来不知道男人的身体会有这样一股令人醉醺醺的气息,不知道怎么形容那气息,就觉得有了个人可以信任依赖一样,心里很踏实,黑也不怕了,鬼也不怕了,只怕被人看见。

  王二宝可以清楚地听到丁香的心跳,好快,好大声。

  “丁香,不如在这里,你把身子……给我吧。

  ”丁香的身体颤抖了一下,但是立刻就平静了,不等她明白过来,王二宝已经吻住了女孩的嘴!

李芬当时就羞疯了,“老吴,老吴不要!!!”羞涩中她本能的夹紧了双腿,可这动作在此刻看来更像是怕老吴离开似的。

  而老吴的老纸也拨弄的愈发急促,哪怕隔着小裤裤,都让她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刺激。

  三年的荒漠枯寂,让她那里本就异常的敏感,老吴又这么强烈的刺激着,她真受不了了。

  那一瞬间,有股子强烈的欲火猛地钻出了腔子,化为欢吟冲出。

  她感觉好快乐,哪怕明明身子下面被撩的厉害,可她也依旧感受到极尽的欢愉。

  当欢吟声爆发出口后,李芬大羞,这种旖旎的声音,让她觉得自己像是个淫妇。

  在老吴的强行侵袭下,自己竟然还叫的这么欢快,不是淫妇又(爱女狂欢)是什么?李芬很是羞恼,羞恼老吴的强行触摸,更羞恼自己刚刚爆出的欢吟声。

  所以她急了,急中带怒。

  “老吴,你再这样我就走了,我再也不理你了!!!”李芬说的很郑重,语气中更是充满了决绝。

  老吴有些害怕了,他真的担心把李芬给欺负跑了,都还没睡呢,可不能操之过急。

  于是他连忙道歉,并伸手重新握住那对性感的小脚丫,凑在自己那里,轻轻揉动着。

  也不知是老吴的道歉起了作用,还是老吴的下面引发了诱惑与不舍。

  总之李芬只剩下了羞,没有再恼。

  起初的时候还好些,可慢慢的她就感觉两条腿被抬起来好累。

  为了撑住身体,她拿双手撑在床上,整个身体向后斜倾。

  殊不知这个迷人的动作,让她胸前的饱满更为激荡诱人,轮廓更为明显。

  看到那么大那么圆润的宝贝儿,老吴纵使再拿着李芬的小脚丫干那事儿,也忍不住的焦躁着。

  “芬儿,你XX真美,真大,你脱下罩子来,让我吃吃行不行?”李芬羞到不行的,坐起身来挥手就要打老吴。

  当然不是真的打,只是羞到不行的行为表现而已。

  所以老吴没躲,她也没舍得真的落下去,只是嗔瞪了老吴一眼。

  可当她看到老吴那火热热的狰狞后,又不敢看了,她真怕自己会忍不住交代了身子……一通旖旎过后,老吴终于在半个多小时后结束了。

  李芬羞红着脸嗔道:“刚买的丝袜,就被你全部弄上那个了,还怎么穿啊!”老吴却是充满了成就感,更是厚颜无耻的说道:“搓匀了吧,这东西护养肌肤。

  ”李芬羞瞪他一眼,起身赶紧回到自己屋子把丝袜脱掉,然后拿去卫生间洗了。

  望着李芬蹲在地上的身影,尤其是望见她那浑圆挺翘的屁蛋儿,老吴忍不住的幻想。

  如果这是可以躺在她身子下面,然后让她拿屁蛋儿坐上去,噗噗的捅几下,那该多棒啊!正无耻幻想的时候,突然有敲门声响起。

  李芬下意识的就想起身去开门,却看到了不远处紧盯着自己的老吴。

  看到那色迷迷的目光李芬就感受到了老吴的心思,她忍不住羞嗔道:“老色鬼。

  ”老吴也不介意,只色迷迷的瞅着。

  直至李芬要过来开门了,他这才反应过来,示意她洗衣服就行,自己去开。

  门锁打开,然后有道青春靓丽的身影就展现在老吴的视线中。

  敲门的是个小姑娘,看起来也就十八九岁的样子,最多不过二十。

  穿着一件印有卡通猫的短袖贴身T恤,下面搭配一条七分牛仔裤。

  脚踝处露出的肌肤雪白娇嫩,很是迷人。

  而紧贴在胸前的T恤,更让她那儿显得娇挺傲娇。

  这个小姑娘名叫赵静雅,是大学生护工社团的,专门照顾孤寡老人,属于献爱心。

  老吴不光是孤寡老人,还是残疾人,所以赵静雅每周末都会来陪他。

  或聊天,或帮他带些手工零食,总之用她的话说,就是为了让老吴别感觉到寂寞。

  见到赵静雅过来,老吴特别开心,赶紧招呼她进屋坐下。

  对于这个小姑娘,他不能说半点旖旎心思都没有,但从没套路过什么。

  他就是简单觉得,人小姑娘挺漂亮的,他又是半大残废老头,祸害人家小姑娘不好。

  所以一直以来,他对赵静雅都是当自家晚辈看待的,很是疼爱。

  赵静雅也是个很懂事的小姑娘,照顾老吴也特别的周到,而且每次都挂着灿烂笑容。

  可今天例外,今天她刚进门的,就趴在老吴身上哭了,特伤心。

  老吴都有些不知所措了,完全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尤其是随着赵静雅的哭诉,胸前那对傲娇的宝贝儿还一挺一挺的磨蹭在老吴胸膛上。

  这把老吴给磨蹭的,明明没有那种心思,心里也是邪火升腾。

  他抱住了赵静雅的后背,轻轻拍打着、劝慰着。

  本想劝赵静雅别哭了,离开他的怀抱,哪成想竟然又拍到了肩带上。

  那条肩带是赵静雅罩罩儿的肩带,老吴又感受到了胸前的磨蹭,当真是有些受不了了。

  好在不多会儿的,赵静雅就自觉失态,起身擦干了眼泪。

  “对不起啊,吴大爷,我失态了,还哭湿了您衣服,真的很对不起。

  ”这倒没什么,老吴现在更关注赵静雅为什么会哭的这么伤心。

  收起心中的旖旎,他询问起了原因。

  赵静雅说,“有个从高中开始追求我的男生,跟着我追求到大学了。

  我没有答应他,但是觉得他也挺有毅力的,就想着等大学毕业后他要是能继续喜欢我,我就答应他。

  ”“可他、可他……可他竟然跟我的闺蜜好上了,他们走到了一起!”说着,赵静雅撅起了小嘴儿,满脸的不乐意,眼神中还斥满委屈。

  这把老吴给直说的哭笑不得,“你又不喜欢人家,还不许人家找别的对象,这不好吧?”“我不管,他喜欢我就得一直喜欢我,半路上跑了就是不忠!”小丫头噘着嘴不讲道理,老吴也没什么办法,只好随口附和几句,表示自己跟赵静雅同一阵营的立场,来换取小丫头的开心,至少也得是不郁闷。

  果然,在他表明立场后,赵静雅心情好多了,然后又提议给老吴洗衣服。

  “你把衣服脱下来吧,我都给你哭湿了,你脱下来我拿去帮你……”正准备说洗洗的,然后赵静雅就看到了卫生间里走出的李芬。

  她愣了,这个女人,好漂亮啊,而且还有成熟女人特有的气质。

  那一瞬间,感受到威胁的赵静雅又不乐意了。

  撅着小嘴儿,她当时就吧嗒吧嗒的流眼泪,“吴大爷,你也对我不忠,半路上跑了。

  ”老吴给郁闷坏了,自己干啥玩意儿就不忠了,还半路上跑了……他对赵静雅说道:“小雅啊,大爷跟你又不是情侣,谈不上不忠这回事的。

  再说了,大爷总得需要个人照顾啊,你也不想大爷一辈子都光棍着,连个照顾的人也没有吧?”赵静雅抹了把眼泪,“我知道,可是你找人了,以后就不需要我照顾了,你也把我抛弃了。

  ”越说越离谱,还抛弃,发生啥关系了就抛弃?老吴正准备说些什么的时候,李芬在旁边笑了。

  “你别听吴大哥瞎说,我是保姆,不是你想的那样。

  ”赵静雅微愣,“你这么漂亮当保姆?说你是个大明星都会有人相信啊,你怎么可能是保姆。

  ”听到质疑,李芬心里偷偷窃喜。

  任谁被误会当成大明星,任哪个女人被同性夸赞自己美,心里也会特别高兴的。

  李芬自然也不例外,不过她还是谦虚的说道:“哪有,我真的是个保姆。

  ”确定了李芬的身份,赵静雅这才高兴起来。

  “那也就是说,我以后还可以来照顾吴大爷了?”李芬笑这点头,“当然,不过这事我说了不算,你吴大爷说了才算,我去干活了。

  ”跟赵静雅打过招呼,李芬就去阳台晾晒她洗的丝袜去了。

  

  正因为这样,我常常提醒自己,不要感觉太好,应该更注意谦虚、平和、宽容地对待一切,包括对自己的先生和孩子也同样如此。

    但长期以来,有一个问题始终令我非常困惑,那就是,为什么我与其他人都能相处得很融洽,而恰恰与自己的先生无法融洽相处,我也分析过,可能因为我事业有成,而他稍显欠缺,也许出现心理不平衡。

  但正因为怕这样,我很注意,从不在他目前表露什么,因为我了解作为一个男人的自尊心,所以,我常常还表现出对他的依赖和信任。

    但他似乎感觉不到这一切,而常为些小事与我发生争执,我有一种强烈的感觉就是他从不懂得尊重别人,更不善于与人沟通,过去我俩发生矛盾后总是我谦让、宽容,而他却总是采取冷战,不理我,他总认为过两天我就会把一切不愉快忘到脑后,所以从不主动与我沟通。

  口述:见我事业有成老公心里不平衡  两周前,我们因为一点小事又发生了争执,至今还在冷战但,这次我决定坚决不主动去答理他,因为我越来越感觉他太缺少男子汉气质,太让我失望了。

  尽管这样,毕竟还是两口子,两周互相不说一句话,也不是个事儿。

  所以,在我绝对不主动答理他的基础上,请给我出个主意,怎样触动一下他,让他能够主动一次?显示一下男子汉气质。

  谢谢!  回复:  恐怕很难,因为那是他的个性,从出生时大约就形成了,你无法改变他。

  算了,别跟自己的丈夫较真,家庭里不是讲理的地方,是彼此温暖的地方。

    我想,你丈夫一定有其他的优点,否则,你这么优秀的女人当初不会被他征服。

  (被同桌用震蛋折磨很爽)  比如:他专一的爱你,当初非你不娶;他顾家爱家爱孩子,比你更会照顾孩子,是个好父亲;他性格内向,没有酒肉朋友,从不在外面招惹是非;他热爱艺术,情趣高雅,相貌英俊……最重要的,他只爱你一个人。

  口述:见我事业有成老公心里不平衡  那么,你何必去跟他较真的。

  你的事业也许重要,你的同事也许豁达,但唯有你的丈夫才是最关心你的人,他在乎的并非你在外面过眼烟云般的成功、失败、风光、荣辱,他真正在乎的是你本人。

    因此,你要摆正家庭在个人生活中的位置,那是最最重要的。

  工作上,可以肯定的说,缺了你,地球会转得更快,企业会运作得更好,但在家庭里,你是不可或缺的,没有你的投入,就不成其为家。

  你说呢?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createyourownwristband.xyz/twa.aspx?2127.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wristband.xyz/twa.aspx?5582.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wristband.xyz/twa.aspx?3490.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wristband.xyz/twa.aspx?6920.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wristband.xyz/twa.aspx?6976.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wristband.xyz/twa.aspx?919.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wristband.xyz/twa.aspx?7237.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wristband.xyz/twa.aspx?653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