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my cute roommate game,新手必看

在他努力吸吮下,徐美凤手臂上的额毒血已经被他给吸了出来,徐美凤脸色也恢复了一些。

    看到她脸色恢复了一些,林晓东连忙抱着她朝窝棚走去。

    刚才那条蜘蛛是这大山深处有名的蜘蛛黑寡妇,这蜘蛛的毒性猛烈,要是救治不及时,中毒者的小命就没了。

    林晓东抱着徐美凤朝前刚走几步,顿时身体发软,半跪在地。

    这时候就觉得浑身无力,头脑开始产生昏眩,舌头麻木没有了任何感觉。

    “糟糕,一定刚才为她吸毒的时候中毒了。

  ”感觉到身体中的异样,林晓东知道自己也中毒了。

    虽然脑袋强烈的昏眩感觉,让林晓东每走一步都异常困难。

    可是因为他怀里的徐美凤,却是让林晓东坚持下来,最后把徐美凤送到窝棚的位置,然后双眼一黑,晕了过去。

    时间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当林晓东从昏迷中清醒过来之际,就发现耳边有人在哭泣。

    “呜呜!林老师,都是我害了你啊!”睁开眼睛之后,林晓东才发现在自己身边哭泣的女人,居然是他英雄救美的女人,徐美凤。

    这时候,林晓东才看清楚窝棚里的情况。

    只见徐美凤穿着林晓东宽大的衬衣,湿哒哒的头发披散肩头,一双修长洁白的大腿半跪在在地,守在他身边不停的抽泣着。

    后续是因为刚才发生的情况太过危机了,所以徐美凤数忘记穿里裤了,一览无遗被林晓东看了个通透……  “咳咳咳!我,我没事。

  ”林晓东看到这里,心里一阵尴尬,他真不是故意偷瞄的。

    为了打破心里的尴尬,林晓东假装刚刚从昏迷中清醒过来,嘴里有气无力道:“徐大姐我没事,你别哭了。

  ”  “林老师,你真的醒了,太好了。

  ”看见林晓东从昏迷中清醒过来,徐美凤眼里满是惊喜感激。

    当她从昏迷中清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浑身赤裸昏迷躺在林晓东的怀里,这尴尬的场面让徐美凤顿时一脸通红。

  不过很快明白过来,是林晓东救了她的命。

    “徐大姐,我没事,你不要哭了。

  ”在学校根本没有女人缘的他,来到这龙家村接连和两个女人发生了身子接触,真是想也想不到啊!  “林老师,我马上送你去医院。

  ”徐美凤扶着林晓东的手臂就想回村找人帮忙,有意无意间,就将他的手臂贴在了自己充满弹性的纤腰上。

    林晓东身子微微一颤靠在墙边,抽开手道:“徐大姐,不,不要紧张,我,咳咳!”话还没说完,他却是一阵猛咳,乌红的血顺着林晓东的嘴角就流了出来。

    望着林晓东吐血的摸样,徐美凤顿时回过神来,林晓东现在身体十分虚弱,根本不可能走那么长的山路。

    “林老师,都是我害了你啊!!”徐美凤一脸泪水,软绵的地方伏在他的胸膛前随着她的哭泣而不停起伏。

    “徐大姐,你,你不要哭了,这窝棚里有解毒的药。

  ”看见徐美凤哭泣的摸样,像是一盆冷水浇灭了他刚刚腾起的那一点火苗。

    在林晓东的印象里,徐美凤是一个十分坚强的女人。

    “有解药?”徐美凤听见他的话,绝望的眼里燃起了希望。

    在林晓东的指引下,她在窝棚的角落里找到一个药瓶,这是王大龙送给林晓东的解毒药粉。

    因为大山里毒蛇毒虫很多,所以他就把这解毒药粉送给林晓东,让他以防万一。

    可是找到药,徐美凤却是一脸的为难,因为林晓东是为她吸毒,黑寡妇的毒素已经侵入五脏六腑,而这解毒药粉是作用用于外伤的。

    “啊!”林晓东拿着解毒药,在看徐美凤迟疑的表情,却是明白过来。

    他,或许要死了。

    “林老师,我……”徐美凤语气哽咽,没想到最后还是晚了一步,就算有解药,也救不了他。

    林晓东语气平静,嘴里笑道:“人生就是那么回事,每个人早晚都会有一天离开这个世界,这是不可能改变的结果。

  ”  “既然如此,我们为什么不笑着面对呢!”  徐美凤面上一怔,眼睛的泪水,她没想到当一个人面对死亡的时候,居然还能笑得如此平静,这样的男人真是世间少有。

    “林老师,你放心,要是你真有个万一,大姐陪你一起下去。

  ”徐美凤咬咬牙,一抹眼角的泪水,蹲在在了林晓东面前,美好的身材完全展露在他的眼前。

    “徐大姐,你这是何苦呢!再说你还有小虎要照顾呢!”林晓东没想到徐美凤居然会这么说,他一边劝着,一边赶紧移开了目光。

  他现在已经是个要死的人了,心里哪还能再有半点别的想法?  “咕噜!”  林晓东无力躺在地上,咽了一口吐沫。

  经过早上的大战,和刚才救人的经历,林晓东早就筋疲力尽了!  “徐,徐大姐,你有吃的吗?”既然都要死了,林晓东不想饿着肚子死去。

    “吃的?”徐美凤听见林晓东的话,不知何故有了点想笑的感觉。

    可再想林晓东的遭遇,面容上却是愁容惨淡,叹息道:“林老师你等我一会,我去找找!”  现在林晓东只觉得手脚冰冷,身体就像打了摆子似的,抖动不停。

    其实刚才那番话不过是林晓东的借口而已,身体传递出来的感觉让他知道,自己的时间所剩不多了。

    “林老师您怎么了?是不是冷得厉害?”没找到吃得的徐美凤带着哭腔,六神无主地将他紧紧抱入怀里,仿佛想要用这种办法让林晓东暖和一些。

    两具身子紧紧地贴在一起,林晓东是村里唯一的教师,也是村子未来的希望。

  为了救他的命,徐美凤什么也顾不上了!  林晓东的胸膛紧和她紧紧贴在一起,徐美凤两条修长的白腿也垫在他的身下,林晓东掌心里传来细滑温热的触感。

    他动了动身子,不知碰到了哪里,徐美凤发出一声娇弱的吟叹。

    可惜林晓东什么也看不见了,脑海里闪过无数画面,“妈的,我林晓东这辈子真他娘的窝囊,女朋友被人抢了,也没让爸妈过上好日子,真是垃圾啊!碌碌无为地活了二十多年!”  “咦,这是什么情况?”正当林晓抱怨老天的不公之际,他脖子上挂着的一块玉佩突然散发出一道白光,直射林晓东眉心之中。

    强大乳白光芒顿时涌入他的体内,身体突然膨胀的痛楚让林晓东惨叫一声,顿时昏死在徐美凤的怀里,失去了知觉。

    三天之后,县医院的急救中心。

    “我不是死了吗?”他不是在窝棚中昏迷过去了吗?怎么现在会躺在医院呢!  在他病床边,趴着一道靓丽的倩影,那熟悉的背影让林晓东忍不住面上一呆,竟然是她?  “唐姐,你怎么来了!”趴在床上床边的人居然是唐宛如,这让林晓东有些意外。

    虽然那天两人有过肌肤之亲,可他还没有想好怎么面对唐宛如……  “晓东,你醒,真是太好了,老王,晓东醒了。

  ”看见林晓东醒过来,双眼通红的唐宛如神情激动,语气哽咽朝病房外喊道。

    不知道为什么,当看见林晓东脸色乌黑被人背进村子的时候,唐宛如差点瘫坐在地,仿佛天快要坍下来了一般。

    听说林晓东苏醒之后,在病房外休息的乡亲们纷纷闯进病房中,关心问候林晓东起来。

    他这时候才知道是徐美凤背着他走了十几里山路,找到村里的人把他送到医院的。

    听到这里,林晓东面上一愣,没想到是徐美凤救了自己!  众人聊了一会天,正好一个巡房的医走进来,给林晓东检查者身体。

    看见医生给林晓东检查,众人都忍不住屏气凝神,生怕出声耽误了医生给林晓东查看病情。

    “奇怪!”哪知那医生检查了半天,眉头却紧皱不已,这让旁边的众人面面相觑,难道林晓东身体还有什么问题?  “医生,怎么了?”坐在床上的唐宛如看见医生的表情如此凝重,顿时忍不住开口问道。

    “他身体没什么问题,只是……”医生反应很奇怪道:“按理说,他中了黑寡妇的毒液,身体不可能这么快就恢复,只是昏迷了两三天,身体就全好了?”  “全好了?太好了。

  ”唐宛如听说林晓东没事,神情有些激动。

    “没事就行了,你还希望我们林老师有病啊!”看见这医生如此说话,老支书气的胡子一抖,嘴里怒道。

    这医生被老支书一顿臭骂,顿时不敢吭声,只得嘱咐林晓东再留院观察两天就可以回去了。

    “就算你为了救人,怎么也要顾及一下自己啊!”当众人都离开之后,唐宛如再也无法忍住心中的痛楚,埋怨起林晓东来,“难道你心里就没有我?”  “当时不是情况紧急嘛!要是换了是你,我也会二话不说,立马冲上前去救你的。

  ”面对唐宛如吃醋的表情,林晓东忍不住嘿嘿一笑,开口调戏她道。

    唐宛如听见这话,忍不住脸颊微红了一下,“(秦桧儿子怎么死的)你到都到这种地步了,说话还没轻没重的。

  ”  而林晓东听见她埋怨的话语,面上只是嘿嘿一笑,并不搭话。

    唐宛如说完这话之后,却是拿着林晓东换下的衣服去洗漱间帮他洗衣服起来。

    空荡荡的房间里,林晓东一个人躺在病床上发呆,回想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唏嘘不已。

    “道印法决,引!”看见病房中没人,林晓东右手掌心一摊,对着眉心默念几句口诀。

    只见淡淡的金光下,在窝棚中飞射进入他眉心的纯白色美玉,散发着阵阵荧光落在他掌心之中。

    这块美玉是道家无上秘宝,本源道经。

    这三天来,美玉上的金色光芒不断修复林晓东受伤的内脏,清除体内的蜘蛛毒素。

    望着手里白玉,林晓东忍不住惆怅起来,谁会想到自己这次大难不死之后,还有如此让人意想不到的奇遇呢!  根据储存在他脑中本源道经上面的序言,这本源道经是道家一位高人根据天上飞禽走兽生活习性,以及人的生老病死所研究出来的东西。

    其实用现代人的话来说,就是激发人体潜能,让人体隐藏的潜能彻底释放出来,这样就不会被外界的病毒入侵,损害身体。

    “这本源道经真厉害,没想到才三天就把体内的蛇毒的给清除了。

  ”林晓东紧握着手中的美玉,双目微闭。

    要是有道家的人在现场的话,一定会大声惊呼,林晓东的这种状态根本就是道家所说的内视。

    林晓东感觉整个人变得非同凡响起来,身体的各种器官仿佛装上了永不停歇的马达,感知强大了不知道多少倍。

    就连窗外两个路人闲聊的话语,林晓东都能听得一清二楚。

    “我现在是超人了?”感受着身体中力量的不断增强,林晓东突然觉得有些好笑。

    这块玉佩是林晓东从小就佩戴在身上的,他也从来没有想到自家祖传的玉佩,居然有如此奇效。

    他以前怎么没有发觉呢!  后来林晓东也想明白了,他身上的玉佩之所以被激活,成为本源道经,是因为他中毒之后,流出来的血渍打湿了玉佩,彻底把它给激活了。

  

现在听到刘丰拒绝,陈瑶的整颗心都开满了桃花,就好像回到了刚刚谈恋爱的时候,感动的就差热泪盈眶了。

  “喂,我问你话呢,你是聋了还是哑了,傻逼似的,就会犯花痴!”陈瑶这才反应过来,红着脸将目光从刘丰的身上收回,看向了那个嚣张的女人。

  “你说什么?”或许是因为刘丰的态度吧,陈瑶再次面对那个女人的时候已经不像之前那么自卑了,气势也足起来了。

  “给我让你马上滚,这位先生要送我上去疗伤,你听到了吗?”陈瑶突然就笑了,她居然能说出这么不要脸的话,也不知道是谁给了她勇气,你以为自己是明星吗?不过陈瑶可没有跟那个女人大吵大闹,那个女人不要脸难道要跟她一样?。

  “我当然听到了,我虽然不介意我男朋友救人,但像你这样的人,我觉得我男朋友还是有必要离远点呢,亲爱的,你说对嘛?”陈瑶回过头看向刘丰,娇滴滴的趴在刘丰宽大的胸膛,得意的看向那个女人,让那个女人的脸瞬间就黑了。

  “对!”刘丰一句多余的话都没有说,就一个字,足够打脸那个女人了。

  “小姐,你不舒服吗?我抱你上去吧!”之前凑过来那个想要占陈瑶便宜的猥琐男人突然走了过来,一双贼眉鼠眼的眼睛盯在那个女人的胸口直打转,甚至还很夸张的吞了一口唾沫,讨好的对那个女人说。

  “噗嗤!”陈瑶又笑起来了。

  “滚!”那个女人怒目圆瞪,冲着那个男人骂了一句,然后头也不回的就离开了。

  “艹,贱人,什么个东西,老子看上你算你的福气,就你这破鞋,还想跟人家比,也不撒泡尿照照镜子。

  ”那个男人再次被抹了面子,冲着那个女人就骂了起来,那个女人一个踉跄,差点真的跌倒,离开的脚步都变得凌乱了。

  接下来,刘丰跟陈瑶都紧紧的抱在一起,尽情的享受着这充满暧昧的时光。

  度假山庄每天固定时间都有一些随机的小节目,在刘丰的安排下,陈瑶他们直接坐在了第一排。

  一系列的歌舞之后,便有主持人走了上来,说是接下来要邀请几对情侣参加节目,第一名有丰厚的奖品。

  因为他们所坐的位置醒目,陈瑶跟刘丰被邀请上台。

  或许是因为今天一天他们都是以这种情侣的身份出现的,慢慢的也就习惯了,陈瑶这一次也没有太尴尬,被刘丰牵着手上了舞台。

  游戏其实很简单,就是男人将女人抱在怀里做下蹲,哪一组坚持的时间长哪一组赢。

  “姐夫,要不就算了吧!”陈瑶一听到这个就有些为难了,她差不多一米六五的身高,就算是不胖,也差不多一百斤了,让刘丰这么抱着,她还是有些担心。

  “你是这是怕我年纪大坚持不下来吗?”刘丰一脸认真的说出来,反而让陈瑶有些心虚,她其实也是有这种想法。

  “不,不是,我是觉得我挺重的!”“哈哈,你真可爱,放心好了,我虽然年纪大了,可一点也不比那些小年轻力气小,不信你等着看,咱非得拿个冠军让你看看!”刘丰伸出手指,刮着陈瑶漂亮的小鼻子,哈哈大笑着一副很豁达的样子,反而让陈瑶有些不好意思,红着脸点了点头,莫名的生出了一些希望。

  一共有五队情侣,单看男性的年龄,似乎都比刘丰年轻,可刘丰却是一点自卑的感觉都没有,这种积极的心态影响了陈瑶,让陈瑶也跟那些女孩一般,一个劲的喊着加油。

  到了最后,刘丰明显力气不够了,陈瑶都快急死了,情急之下在刘丰的脸上亲了一下,等到她回过神来的时候,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

  “继续,你一亲我我就感觉自己的力气又回来了。

  ”刘丰心里大喜,继续诱导着陈瑶,陈瑶并不知道刘丰的想法,含羞点了点头。

  接下来,刘丰每下蹲一次,陈瑶就会在刘丰的脸上亲一下,这种亲密的动作甚至影响了其他人,一时间,掌声不断,加油声也不断……终于,最后一对情侣坚持不住停了下来,刘丰跟陈瑶这一组取得了最终的胜利。

  “太好了,我们赢了。

  ”陈瑶整个人都变得激动起来,搂着刘丰的脖子大喊大叫像个孩子似的,然后,突然被刘丰用手托住脑袋,炙热的吻便贴在了陈瑶的唇上……感受到刘丰的吻,陈瑶整颗心都停止了跳动,大脑一片空白,激动,紧张,害羞……各种复杂的情绪涌现出来,让她有了短暂的发呆,等到反应过来的时候,刘丰的嘴巴已经挪开了……“哦……”下面的欢呼声打乱了陈瑶的思绪,陈瑶平复着自己的心情,有些不知道如何面对刘丰了。

  “对不起,刚才一时激动……”刘丰突然对陈瑶道歉,反而让陈瑶要说的话没能说出来,只能羞涩的点了点头,心里如同揣着一只小鹿,砰砰乱跳。

  游戏的奖品是免费体验他们山庄的海景房,面对这个奖品,陈瑶又再次为难起来了。

  “要不就算了吧!”想到上次跟刘丰共处一室发生的事情,陈瑶就心跳不已,她不是不相信刘丰的人品,只是有些担心自己也不受控制。

  “你是不放心我吗?”刘丰有些幽怨的眼神看向陈瑶,陈瑶心里莫名的一阵慌乱,急忙摇着头说:“不是,怎么会呢,我可以不信别人,怎么会怀疑姐夫呢,您的人品,我怎么会不相信呢?”“那就是了,好容易才得到的奖品,怎么可以不要呢,你放心好了,只要你不愿意,我晚上肯定不会碰你!”陈瑶犹豫了,看着刘丰高兴的样子,以及刚才比赛时的付出,陈瑶终于点了点头同意了刘丰的提议。

  之前没有想过,现在得到了,陈瑶也开始期待起来,毕竟,她长这么大还没有住过海景房呢,听说一晚上就要好几千呢。

  在服务人员的带领下,刘丰跟陈瑶到了山庄的海景房。

  “祝两位有个愉快的夜晚!”服务员说了一句祝福的话就离开了,房间门打来,里面的布置映入眼帘,虽然之前已经有了猜测,可陈瑶还是觉得自己的想象力过于贫乏了。

  整个房间里都被布置成淡蓝色,星星点点的灯光下面,很多水晶的摆件,在灯光的折射下显得梦幻又美妙。

  靠近海边一整面墙都是一扇落地窗,虽然隔着玻璃,可依然能够感觉到浓郁的大海气息,浅蓝色的窗帘拉上的时候,整个房间又变成了另外一种景象,就好像她住进了王子跟公主的城堡。

  这种在童话故事中才能够出现的房间今晚就属于她,陈瑶觉得,她的整颗心都是跳跃的。

  “满意吗?”身后传来了声音,刘丰似乎也很激动,紧紧的将陈瑶拥入怀里。

  有了今天的接触,陈瑶对于这种身体上的接触也不是很排斥了,尽情的享受着刘丰带给她的温柔,点了点头说:“简直太漂亮了,就好像是在做梦。

  ”“你喜欢就好!”刘丰在陈瑶的额头上落下一个吻,有一种甜蜜的感觉。

  偌大的房间里只有一张床,刘丰将床让给了陈瑶,而他自己则去睡到一边的沙发上。

  因为是情侣房间,除了整张床是用沙曼隔开的,其他都是在一个空间,这让陈瑶多少有些不习惯。

  而且沙曼还是半透明的,好在也只是睡一晚,明天就离开了。

  陈瑶暗自告诉自己,勉强也可以接受。

  回到房间里后,刘丰为了舒服,上身只穿了一件褂子,下面穿了一条沙滩裤,沙滩裤面料很薄,那个地方就显得特别明显。

  每一次陈瑶看到那个地方,都会有一种脸红心跳的感觉。

  刘丰自然没有错过陈瑶的眼神,时不时的会在陈瑶的面前晃悠一圈,惹得陈瑶更是面红耳赤,不知道眼睛往哪里放。

  漫长的夜晚,也不知道如何结束。

  而就在这个时候,陈瑶的手机响了,是薛大强发来的视频。

  在看到薛大强的视频那一刻,陈瑶的脸色就变了,整个人都变得紧张起来。

  怎么办,我该怎么办?“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刘丰发现陈瑶的情绪有些不对,便直接问了起来。

  陈瑶一开始还有些纠结,不知道如何对刘丰说,毕竟,是家丑。

  等不到陈瑶接视频,薛大强也有些不耐烦了,索性给陈瑶打电话过来。

  “究竟怎么回事,是不是你公公不然你出门呢,你说出来大家一起想办法吧!”陈瑶一想,也是,多一个多点注意,再说了毕竟是自己的姐夫。

  说完之后,刘丰一脸气氛,没想到陈瑶的公公那么变态,想了想便说道。

  “瑶瑶,你听我的,你把衣服脱光了,就说你在家睡觉,谅他也不敢跟你开视频。

  ”十分钟之后。

  陈瑶简单的清理了一下,听不到外面有什么动静,想了一下,还是红着脸走了出来。

  在昏黄的,本身就带着暧昧气氛下,陈瑶朝着刘丰看了过去,一眼便看到刘丰那里明显的变化。

  “姐夫,我……”刘丰突然抓住陈瑶的手,放在了他那个部位。

  “瑶瑶,这里真的很难(日本人真人爱视频全部过程)受,要不你帮我解决一下吧!”陈瑶脸红的能够滴出血,可情势所逼,只能点了点头答应了下来。

  刘丰心里大喜,可就在这个时候,门铃突然响了。

  陈瑶长出了一口气,有些感谢这个突然出现的人。

  刘丰有些生气,心想着是谁打搅了他的好事,刚才要是趁火出手的话,说不定就拿下了。

  “那个,我去看看是谁?”门铃声响个不停,陈瑶看了一眼门口,刚准备走过去的时候被刘丰给拦住了。

  “不用,还是我过去吧!”陈瑶点了点头,看着刘丰过去打开门,然后,一个娇滴滴的女人声音出现。

  “亲爱的,长夜漫漫,需不需要我们一起做点有助睡眠的运动?”门口的女人就是白天泡温泉的时候遇到的那个,陈瑶听到后当时就急了,如同发怒的野兽般冲了出去,挡在了刘丰的面前。

  其实陈瑶连她自己都不知道怎么会如此的冲动,就好像自己的东西要被别人抢走似的。

  “这里不欢迎你,请马上离开!”陈瑶觉得,自己目前最起码还能够保持冷静,要是这个女人再纠缠的话,可能她连最后的理智也没有了,说不定会破口大骂。

  “你管得着吗?臭三八,我问的是这位先生!”她刚才可是看过刘丰跟陈瑶配合着的那场游戏了,在别人看来天衣无缝的合作,肯定是因为刘丰跟陈瑶的关系很好,可她却明显的发现了一些隐藏在事实背后的真相,陈瑶跟刘丰的关系暧昧,但还没有捅破那层窗户纸。

  也就是说,她还有机会。

  女人没有理会陈瑶的叫嚣,将目光看向了刘丰,将原本就很低的领口再往低的拉了拉,露出里面傲人的风景。

  “她的确管不着你,但是他管得着我呀,这位小姐,请马上离开,要不然,我不介意帮我女朋友教训教训你!”刘丰将陈瑶搂在怀里,心情好了很多,看似在笑,其实却是在讽刺她,讽刺她的不自量力。

  女人明白自己彻底没有机会了,黑着脸冲着刘丰大声说:“好,算我自作多情,你特么就憋着吧,最好憋坏你!”说完,气呼呼的转身就离开了。

  陈瑶的脸更红了,那个女人都能够感受到刘丰的情绪,她又怎么会感受不到呢。

  可是,让她就怎么接受刘丰,她也是做不到的,尤其是刚才跟老公的一番互动,更让她觉得对不起老公了。

  “我……”“是不是想到要怎么弥补我了?”刘丰意味深长,就那么深情的对视着陈瑶,更是让陈瑶心底发慌,贝齿咬着唇,露出一副为难的样子,急得眼泪都快出来了。

  陈瑶以为,这一次一定要做那种羞死人的事情了,虽然只是用手,可也足够让她害羞的。

  “哎,算了吧,我也不勉强你了,你让我抱抱,等过一会儿就好!”陈瑶略显紧张的内心才稍微的淡定了一点,点了点头朝着刘丰走了过去。

  有了白天的接触,搂搂抱抱其实没有什么问题。

  刘丰的体温很高,就好像烧着了似的,陈瑶被抱在怀里,就好像被一团火包裹着,特别的难受。

  稍微的挣扎了一下,便触碰到了刘丰,那明显的感觉,让陈瑶再次红了脸。

  “别动,小心我控制不住!”刘丰摁住陈瑶,显然隐忍的很难受。

  “对不起,姐夫,要不还是我帮你吧!”陈瑶知道,某些反应是情不自禁的,刘丰之所以这么难受,跟自己也有一定的关系,这句话虽然说的很纠结,但陈瑶想的很清楚。

  “傻瓜,我不会勉强你的,你先去休息吧,我去洗个澡!”陈瑶红着脸说了一句谢谢,心里对刘丰的感激更加深重,一头钻进了布帘里面,躺在床上一动都不敢动。

  刘丰钻进卫生间,直接打开凉水,冰凉的水落在他的身上,他才感觉稍微的好受了一点。

  想着外面的陈瑶,刘丰觉得还欠缺一定的火候,有些遗憾是今晚不能再进一步了,可一想到以后的日子还长,刘丰也就不怎么着急了。

  一个冷水澡洗完,刘丰明显舒服多了,长出了一口气走出了浴室,看到陈瑶已经躺下了,也就没有再说什么,躺在了沙发上。

  很快,刘丰就进入了梦乡,可陈瑶却是怎么都睡不着了。

  好容易才进入梦乡,却梦到了她跟刘丰在一起,刘丰将她搂在怀里,脱掉了她的衣服,直接压在了她的身上。

  她一开始还是拒绝的,可是到了后来,却紧紧的将刘丰抱着,让刘丰继续。

  就在这个时候,陈瑶突然感觉到有一双目光看过来,然后不知道什么时候,薛大强突然出现在她的面前,把她吓了一大跳……“怎么了,陈瑶,你做恶梦了吗?”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刘丰有些担忧的看着她。

  梦中的情景历历在目,好在只是梦,陈瑶觉得身上有些难受,因为刚才的噩梦,汗水早就浸湿了她的衣服,现在需要好好洗一洗。

  卫生间里,陈瑶一抬头便看到晾在晾衣架上的一个男士短裤,心里便出现了一种旖旎的想法,犹豫了一下,小心翼翼的将短裤拿下来放在鼻子上嗅了一下。

  那独有的味道依然很清晰,让她的心猛地荡漾了一下。

  仓促间,听到外面传来了动静,陈瑶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羞涩的事情,急忙将短裤放回去,洗了一把脸,压下心底涌出来的火气,然后才打开门走了出去。

  原本刘丰还有其他安排,可陈瑶因为昨晚的梦,心里有些负担,便拒绝了刘丰的安排,刘丰送陈瑶到小区门口,因为是休息天,也不用上班,陈瑶便直接回家去了。

  刚走到门口,便听到房间里传来了声音,陈瑶吓了一大跳,她刚才开门的时候,并没有感觉到门锁有什么问题呀,莫非家里来了小偷?小心翼翼的走了进来,然后便被眼看看到的一幕惊呆了。

  客厅的茶几上放着很多乱七八糟的啤酒瓶,在一边的沙发上躺着一个男人,此刻正呼呼大睡,一股酒味弥漫的满屋子都是。

  陈瑶的第一个想法是,真的进来小偷了?小偷又喝醉了?这种操作惊到了陈瑶,她也没有之前那么害怕了,继续朝前走去,然后便看到了那个所谓的小偷其实就是薛大强。

  “爸,你怎么回来了?”薛大强的突然出现不仅没有让陈瑶放下心来,反而更加紧张起来,毕竟,她刚刚才跟刘丰分开,说不定身上还带着刘丰的味道,而且薛大强出现的太突然了。

  “怎么,我不能回来?我要是再不回来,说不定你就跟人跑了。

  ”薛大强衣衫凌乱,顶着一个黑眼圈,看起来脸色很不好,此刻黑着脸正死死的盯着陈瑶,看的陈瑶心里发毛。

  “爸,你瞎说什么呢?”陈瑶敛下眸子,躲开了薛大强的视线,心里开始思量,薛大强是不是真的怀疑了什么。

  “我是不是胡说你自己心里清楚,你身上的这套衣服哪里来的?还有柜子里那一套,什么时候买的?”陈瑶心里猛地一怔,吃惊地看着薛大强,心里变得更加紧张起来了。

  薛大强说的这些衣服,都是刘丰买给她的。

  虽然她当时不愿意要,可刘丰都以各种理由说服了她,再说,对好看的衣服,女人天生都是没有抵抗力的,可真的收了,陈瑶却也担心薛大强知道,所以基本上没有怎么穿,就身上这一套,还是等薛大强离开之后她才拿出来穿的。

  “有问题吗?难道我自己就不能买衣服了?”陈瑶心中暗谈,薛大强的心里已经扭曲了,希望薛大强不知道这两套衣服的价值才好,想到他平时对这些品牌也不怎么关注,陈瑶稍微的放心了一点。

  可这种放心很快就不复存在了。

  “你自己买的?陈瑶,你以为我是傻瓜吗?这一套衣服,好几千吧!还有你身上的这一套,一万好几了吧,你什么时候这么有钱了,舍得买这么贵的衣服了?”薛大强冷笑着站了起来,因为喝多了酒,脚步有些踉跄,腥红的双目就好像发狂的野兽,让陈瑶觉得有些恐怖。

  他之前的确不知道这两套衣服的价值,直到他去新公司上班之后,因为那个公司他是最高领导人,便有人巴结他,一个女秘书对这些衣服品牌研究的很通透,薛大强没事便听上那么一耳朵,无意中得知陈瑶的这两套都是某品牌的新款。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createyourownwristband.xyz/twa.aspx?3410.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wristband.xyz/twa.aspx?5865.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wristband.xyz/twa.aspx?7074.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wristband.xyz/twa.aspx?4699.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wristband.xyz/twa.aspx?5219.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wristband.xyz/twa.aspx?6892.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wristband.xyz/twa.aspx?3364.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wristband.xyz/twa.aspx?13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