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中國 av,新手必看

不是小娇觉得难过,是早已经觉得和这种人完全没有了说话的必要,能说些什么了?该说的早就已经说过了,现在自己的生活过的这么幸福,老林对她也是百分之百的好,难道她还指望着什么?本来和阿良就算做不成情侣,也希望对方能好好的生活,但是现在看来这点阿良都做不到的,不然就不会这样连脸皮都不要,一而再,再而三的骚扰上门。

  上一次听老林说阿良居然还敢带着吸毒的毒友们一起去打老林,已经足够让小娇担心好多天的了。

  “怎么了?理亏的不敢说话了?小贱人,想想你对我做的事情吧!”阿良看着小娇一副不想搭理他的样子,更是气的不行。

  以前他说什么小娇就做什么,看看现在哪里还搭理他?“你再啰嗦一句信不信我揍你?”老林再也懒得和这种人啰嗦了,好像阴魂不散,每天都围绕在自己身边一样。

  老林把袖子挽起来,准备冲上去和阿良分个高低,却被小娇紧紧的拉住。

  就算阿良这种人渣活该被揍,但是也没必要为了他费神,小娇现在只想赶紧离开这个地方,看不到眼前的阿良就什么烦心事都没有了。

  老林也知道小娇心里面在想些什么,撸起的袖子放了下来,搂着小娇从阿良的身边擦肩而过,不屑的看了他一眼,冲着地上恶狠狠的吐了口痰。

  有些人你就不用和他客气,因为你和他客气了他也看不懂你的善意。

  这个世界上的有些人就需要你的以暴制暴。

  就在老林搂着小娇没走多远,突然察觉到了后面的跑步声,带起的风和老林擦肩而过,等老林和小娇反应过来的时候为时已晚。

  一把锋利的匕首顺着后背插在了老林的肚子上面。

  “啊!!来人啊!!救命!!救命啊!!”老林不可置信的看着肚子上面的匕首和不停冒出来的鲜血,视线一点一点的变得模糊不清,老林在昏迷之前最后听到的声音就是小娇不停的呐喊声和哭啼声。

  老林好想说一句,别哭。

  可是眼皮好重好重,一点一点的沉入了深渊。

  等老林醒过来的时候闻到的是一股刺鼻的医用药水味道,还有满眼的白色房间。

  不用想,也知道这里是医院。

  老林的床边趴着还在熟睡的小娇,看她的样子也知道应该累的不轻,平时白里透红的小脸蛋上面挂着深深的两个黑眼圈。

  虽然伤的是自己,但是老林现在心里面充满了愧疚感,还是让身边的人为自己担心了。

  对了!阿良!没想到这个臭小子居然对自己偷袭!昨天捅了自己一刀以后肯定现在已经找到了一个隐蔽的地方躲了起来。

  这个臭小子还真的是胆大包天,什么事都敢做,在那种市中心,人来人往的地方也敢对自己下手。

  虽然老林大病刚好,但是还是改不了色心。

  熟睡的小娇呢喃了几句,微微侧了侧身子,从老林的角度看过去只有波浪起伏的弧线诱惑着他,偏偏小娇的胸前丰满,腰肢还十分的纤细,感觉盈盈一握,男人最喜欢这种独特的曲线美。

  老林忍不住伸出手覆盖在小娇的丰满之上揉捏了几下,恩,手感还和自己昏迷之前一样的让人难忘。

  不是那种随随便便的货色可以相比的。

  “哎呀,不要…”熟睡的小娇发出一声勾人的呻吟,听的老林下腹一紧,手又不老实的顺着小娇的丰满向下再向下。

  还没摸到目的地,老林的伤口随着他乱动撕拉开来,让老林发出痛苦的抽气声,而小娇也听到这声抽气声醒了过来。

  “哎呀,老林,你可算是醒了,吓死我了…”小娇再也顾不上什么了,扑进了老林的怀里大哭了起来,这可把老林疼的不轻,伤口恐怕又被扯大了一些。

  “别哭了,我这不是一定事情都没有了嘛。

  ”老林心里清楚小娇肯定是为了他难过的不像样子了,这种傻姑娘肯定总是感觉自己像电视上面那些人物一样捅一刀就死了。

  就在老林还抱着小娇安慰的时候,传来了敲门声,随后推门而入的是警察和医生同行。

  原来小娇在老林被捅伤之后就疯狂呼救,路人帮着一起送上了医护车,然后小娇毫不犹豫的拨打了警察的电话,报了警。

  虽然一直很想给阿良一个洗心革面的机会,但是现在差一点点老林因为她连生命都失去了,她已经不能再纵容阿良的胡作非为了,一定要让警察们把他绳之以法。

  “老林同志,你醒了就好,我们是来通知你,捅伤你的那位阿良已经成功的被我们缉拿归案,经过我们的尿检核实,他的确是一位吸毒人员,而且现在还加上恶意伤害罪,我们即将走法律程序把他处理。

  ”警察一脸严肃的冲着老林说道。

  他们深感愧疚,没有保护好这片土地上每一位人民的安全问题。

  让这些恶势力这样的猖狂嚣张。

  后面的事情就交给他们去做吧。

  这个阿良最起码要做一个三五年的牢狱,不然是出来不了的。

  “以后你们可以放心。

  你们的生命安全足以够得到保障。

  ”“那真的是谢谢你了,警察同志,你们抓捕坏人的速度这么快我就放心了,这个阿良袭击我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你们一定要严肃对待啊!”“这是肯定的!”既然小娇都选择报警,那老林肯定一分情面都不会留给阿良的,趁这个机会就让阿良老老实实的待在里面几年,省的又放出来给自己找麻烦。

  送走了警察同志,还留在原地的医生也笑眯眯的冲着老林祝贺。

  “听你夫人说,你平时很注重锻炼,好就好在平时你注重锻炼,这一次身体也回复的很快。

  ”医生的话把老林的整个脸都涨红了,刚才警察在都没这么尴尬。

  “没…没…这不是我夫人…”小娇毕竟比他小了这么多,一下子外人对他说夫人这个词,搞得老林十分不好意思。

  怎么都用上了夫人这个称呼了。

  “没什么不好意思的,小事小事。

  ”医生明显是个过来人,十分豪爽,马上察觉到了老林的尴尬,挥了挥手示意他这些都是不要紧的事情。

  “你的伤很重,昏迷了两天,都是你的夫人一直在照顾你,本来还以为是你的女儿,还是这位女士自己一直强调是你的夫人了。

  ”老林刚送过来的时候,医生也以为小娇是老林的女儿,毕竟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两个人岁数相差的比较大,而且小娇衣不解带的照顾,大家都以为是孝顺,结果还是小娇一再强调这是自己的先生。

  老林的心里五味杂谈,自己的年龄毕竟大了,在家里胡闹还行,在外面对自己对小娇的名声好像都不是很好听一样。

  “你这次肠胃都被划烂了,需要好好的调养,特别是饮食方面,油腻的东西就别吃了,每天吃点清淡的,早点调理好身体早点就能出院,你现在还需要住院观察个一个月。

  ”医生慢条斯理的解释道。

  “我就不打扰你们了,你们肯定还有很多话要说。

  ”这医生是真的贴心,也许是看多了这样的场景,知道自己还处在这里不好,说完就马上退了出去。

  “老林,你可千万别有事…”说着说着,小娇又一次扑倒了老林的怀里哭了起来。

  老林微微低头就能闻到小娇身上沐浴露的香味,还有那诱人的曲线紧紧的贴在自己的身上。

  老林的粗糙的手掌不自觉的不听使唤,之随着大脑的本能摸进了小娇的衣服里面,那种软软的触感刺激着大脑神经。

  “哎呀,讨厌,这种时候了你还要对人家这样…”小娇的语气十分的娇羞,虽然是病房里面,好歹也是公共场合,就这样被轻薄了,整个人都变得酥酥麻麻的。

  “我都快要忍不住了,快给我摸一摸解解馋。

  ”老林急色的说道。

  天知道这玩意他就是当饭吃,一天不做都想的慌,荒废了二十多年的枪总要有使力气的地方。

  病房里面一片春色,小娇的呢喃一声小过一声,再然后…小娇昨天晚上禁不住老林的死缠烂打,就随着老林一起睡在了医院,好在医院经常都有陪住的人,还加上老林是单独的套件也就无伤大雅了。

  只要两个人声音小一点,不要骚扰到其他的人,别的东西就不好说什么。

  一大早起来的小娇气色又是极好,脸蛋红扑扑的,有了老林的滋润,小娇再也不存在有之间美虽美,但是很疲惫的感觉。

  老林早上又是抱着小娇一顿乱摸,女人身体对于男人来说就是一个秘密宝藏,藏着的东西多之又多,一般的情况下总是让男人觉得捉摸不透,还想挖掘到更深的地方一探究竟。

  小娇靠在老林的怀里嘻嘻嘻直笑,她现在的生活是春风得意。

  有了老林这样一个活宝,加上再也没有阿良的骚扰了,现在的她是心情愉悦。

  老林某些方面更是没话说,哄的小娇只想床上床下叫爸爸。

  “别闹了,我真的得去上班了。

  ”小娇好不容易从老林的怀里挣脱开来,穿好了衣服。

  “上班?怎么又要上班,我都病了,还不留下来照顾我。

  ”老林不满意的皱了皱眉头。

  自从小娇那个店搞起来,是压根一点时间都抽不出来陪自己。

  可怜了自己的小兄弟禁欲了好久。

  小娇含羞带怯的白了一眼老林。

  病人?照顾?就老林那个如狼似虎的身体还需要照顾?昨天被阿良捅的肠子都穿了,还一个劲的要和她亲热,他行动不方便,就让小娇自己动。

  反正一想起来昨天晚上的事情,小娇的脸又红的发烫。

  “不管你了,你这个大坏蛋,反正我要去工作了,有什么不舒服的你就喊护士进来帮你弄。

  ”小娇捂着红彤彤的脸蛋提着包就出去了。

  留下郁闷的老林一个人坐在病房里面。

  他不习惯像年轻人一样玩(是男人就把她搞大)手机,总觉得手机翻来覆去就那么点东西。

  以前还拿手机看一点新闻打发打发时间,现在有了小娇以后压根是碰也不碰手机了。

  病房里面摆的几本书都是医学书,翻来翻去都是那个样子,老林也看不懂。

  只能拿着遥控器来回的调节电视,希望能翻到一个自己感兴趣的节目。

  “打扰一下,我是寻房检查的护士,方便进来吗?”正巧,门外传来一阵清脆的敲门声。

  随着病房门的拉开,老林的色眼又是一亮。

  好一个精致漂亮的大美女啊。

  和小娇的妩媚动人不一样,眼前的大美女扎着利落的马尾辫,还穿着一身合体的护士服紧紧的绷在了身上,把身上的那些完美曲线都勾勒了出来。

  不同于小娇尺寸惊人的丰满,眼前的美女盈盈一握的胸,纤细的腰,最漂亮的莫过于那双在护士服夏的美腿,穿着薄薄的肉色丝袜,看的老林简直要精虫上脑。

  视线看向老林的时候含情脉脉,这是一个眼神自带了羞涩的女人,和小娇不一样的风情,但是都足以让老林觉得疯狂。

  “你好,我是你房间的护士李雅婷,我是过来例行给你检查一下身体的。

  ”所有的病房都有护士,每隔几个小时就要进来帮病人检查一下身体。

  以防止有什么东西被疏忽了,又有什么东西严重了。

  “老林是吧,你该挂今天的药水了。

  ”说着,这个叫李雅婷的美女大护士就端着消炎水瓶走到了老林的身边。

  哇!老林简直要疯狂。

  随着李雅婷的微微低头,可以从她的前胸里面隐约的看到呼之欲出的两大块软肉,这个角度看过去的丰盈更是十分的丰满。

  两个腿微微并拢在一起,老林似乎都已经能感受的到丝袜摩擦自己身体的感觉,还有那淡淡的丝袜肉香,这全部都是能让男人疯狂的东西。

  

  我和波在网上相识,我大他几岁,认识他之前我已是个未婚妈妈,对于爱情,生活都不再奢望,出于无聊去网上踏浪,认识了他,那时波是一张白纸,很纯对什么都充满幻想,那时的他和女孩说句话都会脸红,那时我们一直在网上聊,不知道怎么产生的爱情,只知道我们那时爱的很深,他常常说的一句话是“我们这辈在一起的时间太小,下辈子我们还要在一起,我给不了你很好的生活,但我会尽我的力量给你一个温暖的家”2004年的那个生日,没有一句祝福,没有收到一份礼物,只有他的一句话“老婆这辈子我们永不分开,死都要死在一起,下辈子我还找你”?电脑面前的我失声痛哭,从我走错那步起,我面对都是白眼和不屑,从没有人真正在意过我的情感,一身伤痛的我怎么配拥有他的爱?那些日子他常说要来我这里好好的照顾我,有过感情创伤的我真的不敢以网络来论爱情,我无力再去承受下一份伤痛,我们俩个现实的差距,年龄的差距让我迟迟不敢踏出那一步。

    挣扎,徘徊了很久,想来想去还是现实点好,2005年10月,我接受家人介绍的男朋友,并和他来到了海口,他对我很好,那椰风,那沙滩令我痴迷,虽然这样我的心还在小波的心上,经常在晚上给他发信息和他长时间的通话,我和现在的男朋友一点感情基础都没有,我曾试着去和他生活,试着去为他改变可是生活总是那么不尽人意,在这边我除了他我一个朋友都没有,我和波的联(秦桧儿子怎么死的)络又多起来了,他那时还在电梯厂上班,他说如果我觉得不幸福,就去他发地里好了,他没变还是以前的那个爱着我的小波,可我还是下不了决心 ,那毕竟是网络,再美丽也不现实,想想还是结束吧,这样大家都累,   有一个月的时间我们没有再联络,那段时间我和男朋友的关系没有好起来反而更恶烈了,苦闷之于我又开始跟波打电话,那晚我给他打电话的时候,他的电话一直占线到午夜四点,那时出现在我头海里的第一个念头是他有女朋友了,能跟他怎么打电话的一定很有钱,他们的感情也一定很深了,在我的逼问下,他承认和一个女网友走的很近,她比他大12岁,有婚姻很有钱开着一个洗发城,我当时想他在放纵自已,他们是没有结果的,那种环境只能让人堕落那时我一直在想办法让他回到自已的生活,不想让他走的太远,那只会改变他的一生。

    最后他还是去了她那里,他们像所有人一样同居,想不通他们之间是什么样的感情,那一段时间他也不好,可是他不肯回头,不肯回家,我想我是失去他了,我也接受了他们在一起的事实,我和男朋友的缘也走到了尽头,2006年5月我和男朋友回到老家正式分手了,在这之前我半年没有波的消息了。

  回去那些天也许是太无聊吧,我又开始上网了,那天刚上无意间看到波上线了,我给他发了个信息过去,他很快就回过来了,那天因为时间忙,我们只是聊了几句,只知道他们分开了,他已经回到了家乡很长时间了,现在也没有工作。

    后来我们经常在网上碰见,聊天过程中我们发现我们的爱情还在,我们又回到了起点,那时我想老天既然让我们再次相遇,那一定是我们的缘还没未尽,我们都说好放弃从前,好好的生活,好好的珍惜对方,我让他来我这边仍后再一起出去,他答应了,可是他说他没钱,他要我给打他两千块过去,他说他要把他放在安全的位置上,两千块不算多了,他还说如果我为了这两千块而放弃那也没办法,他说他要骗不会骗我那么一点钱,他也知道我没什么钱,所以他会好好对我,可对于我来说却是来之不易的,想了几天我想我们经历了那么多,难道真因为这点钱放弃吧,为什么不试试?钱没了可以再挣,感情却是钱买不来的,我还是把钱打给他了。

  

老马转身看了一眼身后,保安们往后躲了躲,再看过去的时候,老马已经不在门口,门被推开了,地上是他们准备的面粉和水,看来老马中招了。

  这个时候,保安室里面穿出了一阵喊叫声,保安们的脸上笑嘻嘻,想着老马把里面的机关全都触发了,他们现在要进去收拾他了。

  “我就说这小子肯定要中招的。

  ”“一会进去咱们把这个布袋套在他的头上,然后咱们……”“放心好了,一会我肯定会让他知道咱们的厉害,知道咱们手里棍子的厉害!”一群人走进了保安室,刚一进去,一声惨叫声传了出来,紧接着就是其他人的惨叫声,他们踩中自己的设置的机关,老马在门口看的津津有味,这真的是恶有恶报呀。

  “老马呢,他人呢!”“不知道呀,没看见呀!”“好小子,竟然敢耍咱们,今天非得整死他,!”这个时候张德才正在往保安室走来,他心里还是有担忧的,他怕他们下手太重了,等下把老马弄废了,可就不好交差了!老马看着走来的张德才,心生一计,今天自己一定要好好的整整这些人,这个队长虽然没有主动来整自己,但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是不行的。

  当张德才快要走到门口的时候,老马捏着鼻子喊了一声:“老马在这里!”里面的保安一下子鱼涌了出来了,这个时候张德才刚好走到门口,他们直接一下把不带套在张德才的脑袋上。

  紧接着就是一顿暴揍,面对突如其来的袭击,张德才没有任何防备,被他们摁在地上一顿暴揍,嘴里喊着:“是谁,要是让我知道了放不过你!”“放不过谁,你别以为你是林经理亲自雇来了的就可以横行霸道!”“今天不给你点颜色瞧瞧,你怕是不知道你候三爷的厉害!”“我今天不打死你,妈的,老鼠夹夹的老子脚趾都快要断了!”棍子和脚如雨点一样落在张队长的身上,老马靠在一旁看着这场戏。

  “我不是老马,我是你们的张队长!”“你是张队长,我就是玉皇大帝,天王老子!”“呦呵,还知道我们队长姓张呀,可惜了你可能见不到我们队长就得滚蛋了!”“猴哥,你看打的怎么样了,兄弟们的手都累了!”“差不多了,咱们对着他来个那个……”其他人心领神会的笑了笑,保安室这边基本没有人往这边来,所以他们闹了这么久都没有人知道。

  保安们开始解开的他们腰带,准备把自己的宝贝给掏出来。

  “猴子,你大爷的,我是你张哥!”“这声音……张哥,真的是你们吗?”“猴子,不是你张哥还能是谁,还不快点把我放出来!”“是张哥,是张哥!还不快点把袋子给扯了!”张德才这才得以重见天日,不过他被打的鼻青脸肿的,头就像一个大猪头一样,刚好和他的隆起的肚子一配,和一只猪没有两样。

  “猴子,你他娘的厉害呀,还天王老子,看来我这个小庙是容不下你这尊大佛了!”“不不不!张哥,刚才真的是误会,我还以为是老马呢!”猴子现在慌张的像是热锅上的蚂蚁,不知道该怎么办。

  “我误会,我怎么会误会呢,您这么厉害对不对!我怎么敢误会您呢!”“张哥,你千万别这么说,小弟我这受不起,小弟给磕头了!”说完,猴子就跪在地上给张德才磕头,旁边的几个年轻保安忍不住笑了一下。

  “笑,你还好意思笑,你们一个个平时叫你们干活,推三阻四的,今天打起人来力气还挺大的!”其他人默默的低下头不敢说话,生怕一句话就让自己的饭碗保不住!“看着我干什么!一个人五百个俯卧撑,做不完今天别吃饭了!”“啊!”众人只好趴在地上做起了俯卧撑,这个时候老马过来了。

  “张队长,我来报道了!”张队长转过身看向老马,老马被张德才吓的往后退了两步。

  “张队长,你这是怎么了?”“没事,不小心摔的!”“怎么这么不小心呢,这样下班你跟我走,家里有药,专门治这种跌打损伤的,效果很好,用了三次立马复原,而且下次还更抗揍!”“不用了,谢谢你了,我回去用点冰敷就好了,桌子上的表格你填一下,明天开始正式上班!”“张队长,这……”老马指着在地上做俯卧撑的人说道。

  “他们体力太多了,我让他们锻炼锻炼的。

  “这样哈,那不行,兄弟们都锻炼了,我怎么能不断练呢!””老马也趴了下去,开始做俯卧撑,做的时候忍不住一直咳嗽,老马没有做几个,张队长说道:“那个老马呀,你不用做了,让他们继续做就行!”“好的,队长。

  ”“不好意思了,我不能陪你们做了,下次有机会咱们一起做!”其他人气的牙痒痒,这个老马实在太气人了,竟然在这里幸灾乐祸,要不是因为他自己我不会队长给误会了。

  “张队长,我填完了,没事的话我走了!”“你走吧。

  ”“你们看什么看,都给我做俯卧撑,做完了回去写三千字检讨!”“啊!”保安们纷纷的低下了头!心里对老马也算是恨的不行。

  “张队长,要不要一起走,去我那里拿点药用,我的药效果很好的!”“好了,老马我谢谢你的好意,你可以走了,明天按时来上班!”张德才的心里有点讨厌老马,要不是因为他自己也不可能被自己手底下的人打。

  老马心中笑道,就你们几个小子还敢跟我斗,我几十年的饭不是白吃的。

  老马想着自己住在林菲菲家也不能光住不干活呀,而且人家还给自己找了工作。

  老马一个人瞎晃悠到了农贸市场,他准备买点菜,等下回家给林菲菲做一顿饭。

  在农贸市场逛了几圈,老马惊呆了。

  平常自己在家里都不吃的东西,在城里竟然卖的这么贵,看来城里的口味真的不一样呀。

  老马买了鱼、虾,这一下采购花掉了他在村里半个月的生活费。

  老马买完东西,看一下时间,林菲菲好像下班了,他寻思了一下,干脆自己去接她下班吧。

  林菲菲工作的幼儿园离的不远,不一会老马就走到了幼儿园。

  幼儿园门口站满了来接孩子的家长,在旁边停了好几辆豪车。

  老马一打听才知道,这幼儿园是市里最好的一个幼儿园,在这里面孩子家里非富即贵,都是有拳有势的人。

  老马的穿着在这里面非常的突出,几个贵妇人看见老马,眉头紧锁,捂着嘴往后退去。

  “这幼儿园是怎么回事,怎么收破烂的孩子也在里面读书。

  ”“就是,你看他手里提的东西,那都是什么破烂呀!”老马听着他们嘴里说的话,心里很不是滋味。

  不一会,幼儿园放学了,孩童们在老师的指导下一个个走出了幼儿园。

  老马站在后面,等这些人走了,自己再过去找林菲菲。

  “老不死的,快来背我!我要骑马!”老马顺着声音看去,一个五岁左右的孩子正指着一个老人说道。

  看样子,老人应该是那个孩子的爷爷,旁边还有两个中年人,应该还是孩子的父母只见老人趴在了地上,然后五岁的孩子爬上老人的后背,然后用手拍打着老人,嘴里叫喊着。

  “老不死,爬快点!”老人步履蹒跚的一步一步往前面爬去。

  孩子的手拍打着老人的头,嘴里的脏话不断。

  忽然,孩子爬了下来,伸见去踹老人,骂道:“你个老不死的,天天的吃我家的,还爬的这么慢,今天晚上别吃饭了。

  ”要不是亲眼所见,老马不敢相信这个话是从一个五岁的孩子的嘴里说出来的。

  老马看不下去了,他把买来的菜放在了一旁,然后走了过去。

  “孩子,你不能这样!”老马伸手抓住了孩子踢人的脚,两个中年人惊了一下。

  小男孩看了一眼老马,忽然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老马想自己也没有用力呀,这孩子哭什么。

  “老公,这个收破烂打咱们孩子!”“哪来的收破烂的,敢打我的儿子!”话音未落,中年男子一脚踹了过去。

  老马往后一闪,躲开了中年男子的脚。

  “哪里来的收破烂的,敢打我的儿子,信不信我让你进局子里待几天!”老马没有在乎他的说什么,义正言辞的道:“你没有看见吗,你孩子那样对一个老人!”“我没猜错的话,他应该是你的父亲吧!”“你父亲把你养的这么大,你让你儿子骑到你父亲的身上,你还有良心吗?”中年男子被老马气的脸上的肉都在颤抖,骂道:“你个乡巴佬,我家的事轮不到你管!”“我看你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了!”此时,周围已经围了一圈看热闹的人,幼儿园的园长和老师也赶了过来。

  “郭主任,发生什么事了?”幼儿园的园长一路小跑着过来。

  “冯园长,你们幼儿园的安保可不行,什么阿猫阿狗都能过来捡破烂!”冯伟看了一眼老马,立马变了脸色,喝道:“你是哪里来的收破烂的,这是你能来的地方吗!”“我看还是不要在这里上学了,这地方能教出什么东西,捡破烂吗?”周围的家长也开始议论纷纷,冯伟喊道:“保安,把这个人给我拖出去!”几个穿着保安制服的人跑了过来。

  老马看着走过来的保安,心里暗笑一声。

  “就这么几个人,还要跟我打!”中年轻蔑的笑了一声。

  “就你这么个老骨头,打你就捏死一个蚂蚁一样!”几个保安围着老马,谁的没有把他放在心上,就这么一个老头。

  就在剑拔弩张的时候,林菲菲出来了。

  林菲菲本来还在里面收拾东西准备下班,忽然听同事说外面发生了一些事,围了一圈人,她也跟了过去看看。

  林菲菲一眼就看见了老马,便走了过去。

  “园长,他是我的叔叔!”“马叔,你怎么来了!”“我来接你下班的,就是遇到几个畜牲,所以就这样了!”林菲菲自然是知道老马说的畜牲是谁。

  “菲菲,你先回去吧,这些事我来处理!”“马叔……”中年男子看见林菲菲的时候,眼神一下变得猥琐,盯着林菲菲看。

  “林老师,你说什么,他是你的叔叔!”“嗯!”“这……”冯伟一下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你觉得你们还是人吗,对自己老父亲尚且如此,要是别人呢?”“你们就是需要被人教育,好好的教育!”“你们看看,这里的老师竟然和这个捡破烂是亲戚,不知道这老师有没有暴力倾向!”“是呀,我家要不还是转学吧!”冯伟急得满头大汗。

  “林老师!”那个小男孩跑了过去,把脑袋贴在林菲菲的肚子上不断的蹭。

  “小杰,你干嘛呢!你妈在这里!”中年男子换了一副脸面,一脸淫笑的看着林菲菲。

  “张主任,要不这样吧,这件事是我们幼儿园的错,我们承担责任!”“冯园长,这件事不是这样说的,我看林老师也是一个人美心善的老师,估计这也是她家的穷亲戚,我们也不是那种不讲道理的人!”“你看,小杰那么喜欢林老师,我们也得给林老师一个面子!”中年男子心里想着,这个小子还真是亲儿子,就知道往女人的身上蹭。

  “你说什么?”中年女子狠狠的掐了一下男人,男人忍着痛疼,笑着道:“冯园长,这件事我就看在林老师的面子上,就这样算了,下次再有这样的事……”“绝对不会有下一次了!”冯伟算是松了一口气,道:“菲菲,你还不过来跟张主任道谢。

  ”林菲菲牵着小孩子,走到了张于的面前,道:“张主任,今天真的抱歉,我这叔叔第一次来城里,有些事还不懂,今天冒犯你了,对不起!”“林老师,没事!”“这是我的名片!”张于拿了一张名片给林菲菲,林菲菲笑着收下了。

  “有时间一起吃个饭,关于教育孩子的问题,我还得多请教请教林老师!”“张主任客气了!”“小杰,快跟爸爸妈妈回家吧!”“我不,我要跟林老师回家,跟林老师一起睡觉!”中年女子脸气的发绿,一把扯着小男孩的耳朵,骂道:“不想回家睡,你滚到大街上去,跟你爸去乞丐堆里睡。

  ”“你是不是又犯病了,又开始乱咬人了,快回家吧!”张于一把抱起孩子,朝着自己的车(故事网)走去。

  不一会,人就散的差不多了。

  “菲菲,刚才马叔……”“没事的,马叔!”“没事!”“你知不知道!”“要是刚才张主任真的追究的话,你就不用在这里干了!”“今天晚上回去给我写五千字检讨,明天给我!”冯伟气的转身离开了。

  “菲菲,都怪马叔,乱管闲事,害的你还要写检讨!”“没事的,马叔!”“咱们回家吧!”“哦!对了,我还买了菜!”老马这个时候才记起来,走到刚才放菜的地方,发现菜都没了,只剩下几个塑料袋!老马尴尬的站在那里!“马叔,走吧,咱们去买菜!”晚上,林菲菲吃完饭以后,坐在房间里写检讨。

  房门被推开了,老马走了进来,看着正在写检讨的林菲菲,心中一阵酸楚。

  “马叔,有事吗!”林菲菲感觉后背有凉风进来,转身一看,老马站在门口。

  “菲菲,哲鸣什么时候回来呀!”“哲鸣后天回来!”“嗯!”老马转身出去了,躺在床上想着今天的事,久久不能昧。

  第二天一早,老马起床准备了早餐,然后就出门去上班了。

  老马来到了万盛集团,刚一进大门,昨天的那个几个保安就过来打招呼了,一口一个马哥的叫着。

  老马看着这些个城里人,还管自己叫哥,真的是太舒服了。

  老马走进保安室,往里面一坐说道:“我今天需要干什么?”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createyourownwristband.xyz/twb.aspx?5909.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wristband.xyz/twb.aspx?2359.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wristband.xyz/twb.aspx?5042.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wristband.xyz/twb.aspx?7100.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wristband.xyz/twb.aspx?3617.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wristband.xyz/twb.aspx?209.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wristband.xyz/twb.aspx?2030.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wristband.xyz/twb.aspx?740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