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韓國 實況 主,新手必看

  前年春节后,老袁闯入了我的生活。

  那天,我本是陪姐姐去新洲参加相亲会,在旁边看热闹的我,遇到了和我一样也在看热闹的男人老袁。

  帅气的脸庞、中长款的毛呢外套,老袁的样子让我心动。

  我当时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走到他面前说,能不能认识一下啊?老袁转过脸来,很认真地看了看我,有点犹豫地说,当然可以了!老袁比我大14岁,当时听到他说自己的年龄时,以为他在和我开玩笑,后来看了他的身份证才知道他没骗我,只是他的童颜不输林志颖。

    几次相处后,我不可救药地爱上了老袁。

  他就是我一直要找的“大叔”,从他的眼里也能看出他对我的喜欢。

  然而,我父母却强烈反对。

  爸爸说我是一位涉世未深的年轻女孩,还不知道什么是爱,什么是喜欢,和一个比自己大这么多的人一起生活,以后会有矛盾的。

  正在热恋中的我根本听不进去,“跟谁结婚都得有矛盾不是吗?你和我妈不也是两天一小吵三天一大吵吗?”爸爸被我说得接不上话,但他依旧是不同意。

  妈妈说老袁有一个那么大的孩子,后妈的日子不是那么好过的。

  我告诉妈妈,老袁的女儿随她奶奶一起生活。

    倔强的我听不进父母的话,很快与老袁同居了。

  并且我直接、间接地把我和老袁同居的事告诉了七大姑八大姨。

  爸妈最后无可奈何地接受了我和老袁。

    我们结婚了,但生活并不浪漫美好  我和老袁从认识到结婚仅仅用了半年的时间。

    我们把家安在我上班的公司旁边,我上下班走路几分钟即到,而老袁上班开车要四五十分钟,塞车更是要一个多小时。

  婚后,我怕老袁太辛苦,家里所有的家务都是我包了。

  一段时间下来,老袁养成了习惯,他骨子里也觉得做家务是女人天经地义的事情。

  后来,周末我身体不舒服时,偶尔叫他做点家务他也不愿意,说自己有工作然后就躲进书房了。

  其实,有几次我进去,都看见他是在和他女儿聊天。

     接下来的日子,跟大多夫妻一样,我们开始有了争吵,不过都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吵小闹,没有影响我们之间的感情。

    虽然爸妈无奈地同意了我和老袁的婚事,但我们结婚后,他们从来没给过老袁笑脸。

  老袁是个要面子的人,几次之后,爸妈的态度,让他再不愿意跟着我回家了。

  一方是养育我的爸妈,一方是我爱的老公,老袁和爸妈较着劲,我夹在中间难受极了。

  久而久之,我觉得婚姻并没有我早先想的那么简单,原来我不在乎的许多东西,时间长了后我却在乎起来。

    前年年底,老袁说想买套房子,我非常高兴。

  在登记房产时,房产证上写的竟是他女儿的名字。

  我说我以为你是买给我的。

  “写女儿的名字和买给我们的不一样吗?”他的回答让我哑口无言。

  房产证名字的事情,让我很失望,我觉得他变了,他没有我想象的那么伟大。

    去年夏天,我怀孕了,一切不开心的事情都被这个小家伙给挤走了,我想要为老袁生下我们爱的结晶。

  但老袁得知我怀孕后,他的表情并不是我所期待的,他说他年龄大了,平时还总吃药,孩子会不会健康,还说就算孩子是健康的,按年龄推算,等孩子上大学时他都六十了,孩子结婚时他都不一定能看到了,孩子会生活得很苦等等。

  我听出来了,他就是不想要这个孩子。

  当我说那我打掉时,他没有一丝犹豫就答应了,说会对我加倍好。

  我去医院做了人流手术,三天后我就照常去上班了,我不想让别人知道我做人流了。

  我觉得好丢脸。

    人流过后的一段时间里,我觉得自己的这段婚姻真是悲哀透了。

  好朋友说我这样的想法对今后的生活很不利。

  我静下心来,脑子里都是当年父母反对我们时说的话。

    在这个家,我倒象个外人  老袁并没有因为我做了人流手术就分担一点点家务。

  炒好的菜让他端到桌上他都不愿意,毫不夸张地说,他过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

    伺候老袁一个人已经让我精疲力尽。

  去年春节前,他的女儿过来后,我更是彻头彻尾地变成他们父女呼来喝去的保姆了。

     老袁的女儿(少儿益智故事)只比我小十岁,她看我的眼神一点都不友善,时不时流露出一种鄙视的目光。

  她连声“阿姨”都不叫,总是用“喂”,或者“哎”和“那个谁”呼唤我。

  这个孩子很厉害,无论老袁在不在家,她从不说话阴阳怪气的,也从不摔摔打打的给我脸色看。

  她只是不搭理我,就像对待家里的保姆一样,温柔地对我笑,让我挑不出她一丁点的毛病。

  我曾问老袁,孩子什么时候回她奶奶身边,老袁立即不高兴了,“孩子在这多好啊,一家人热热闹闹的。

  ”  老袁的眼里只有他的女儿,以前我们出去逛街他会给我看衣服。

  他女儿回来后,每次一起逛街,他都是大包小包地买给他女儿,偶尔给我买一件,也是老气横秋的过时款。

  周末时,他会带女儿出去玩,只丢给我一句“今天你找朋友玩吧。

  ”我要是表现出不高兴,他就会说我没有做妈妈的样子什么的,我知道我在老袁心中彻底没有地位了。

    虽然不舒服,但习惯后,甚至麻木后,也就过去了。

  我最难过的是,几乎所有的外人都认为我嫁给他,是看上了他的财产。

  在他们的眼里,我这个年纪轻轻的美貌女子嫁给一个大自己14岁的男人,一定图的是他的财产。

    渐渐的,对老袁无能为力后,我开始逃避,下班我总是往新洲跑,回父母家去,不用找任何理由就回去。

  父母也慢慢发觉我的婚姻出了问题,最近回去,他们总会问我和老袁到底是怎么回事。

  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的婚姻到底是怎么了。

  我和老袁没有吵架,和他的女儿没有冲突,可我就是觉得那里不是我的家,我回去就像是去陌生人家里串门,没有一丝的温暖。

    “五一”假期,老袁带着女儿出去玩了,我辞了工作,回到父母家,一直住到现在。

  老袁只是偶尔打个电话问我回家不,我说不回,他也不再说什么。

  实际上,只要他说“回家吧”,我一定会回去的。

  我们每次的对话都是 “今天回家吗?”“不回”“啊。

  ”我以为我的冷淡会让老袁意识到我的存在,没想到他的态度仍旧是不在乎。

  

这时候熊亮看见了温喆,大大咧咧的走了出来,他的块头很大,要比温喆高半个头,一身肥肉,一笑小眼睛几乎看不见了,从口袋里掏出一盒好烟,腾出来一根,递给了温喆,似笑非笑道:“两块钱一根的精装烟,你们这没有卖的,试试?”看见他那样子温喆觉得恶心,好像自己抽不起似的,这家伙语气中分明是种嘲弄,他摇摇手拒绝道:“不用了,最近上火。

  ”熊亮抠了抠他的大脑袋,收回了烟,也不说什么,眼神中的笑意越发的明显,回头看着旁边的二丫道:“听说你们是青梅竹马呢,如今这二丫跟了我,等我们结婚了,有空常到我那里坐坐去,咱们喝几杯?”一边说着还一边拉着二丫的小手。

  二丫低着头,明亮的眼神里带着不满和一丝厌烦,看了看温喆,表情很是复杂。

  谁要和你这个龟孙子喝几杯,看着熊亮那副嘴脸,温喆狠的牙痒痒,这二丫原本可是老子的媳妇,赵老二这个老不要脸只想钱的老不死的,把这么好的女儿送到这样的畜生手里,看着他那肥大的手,不知道摸过多少女人了下身了,还有那满嘴黄牙,不知道亲过多少嘴,温喆只觉得恶心,恨不得上去抽他两个耳光。

  温喆不回答他,只是点了点头,现在人家算是明媒正娶了,自己又算个屁,身无分文,家徒四壁,没钱没身份的,只能暂时的忍了。

  村支书的家在小钱村的东头的大槐树下,这颗大槐树树荫茂密,是个纳凉的好地方,远远的看见桌子已经支好了,村支书和刘小民还有刘春杏都坐在那里了。

  “小喆呀,来,等你有一会儿了。

  ”村支书一脸的和蔼可亲,挥着手,示意温喆坐下。

  刘小民看了他一眼也不说话,上次被教训了一顿现在看见温喆也没有那么横了,不过眼神里还是带着不服气,要不是看在村支书的面子上,估计也不会来,挺不乐意似的。

  村支书的老婆翠花连忙端了菜,温喆客气的点点头,从口袋里摸出了一张大团结,递给了她,“婶子辛苦了,来的急,也没有买点东西,这给孩子买点东西吃。

  ”“哎呀,小喆你那么客气干啥子,我们这又不是外人,一个村的,还搞这套。

  ”翠花激动的差点把手里的菜给弄掉了,连忙放在桌子上,手在围裙上抹了抹,却没有伸过去接,只是看着村支书,好像在等指示。

  看着那红红的票子,村支书满面春光,作为村里的大干部,这等场面他见惯了,只是这小喆出手还挺大方的,比他爹要会来事多了,挥挥手说道:“小喆呀,你看我叫你来吃个饭,没有别的意思,你这就太见外了点。

  ”“应该的,婶子拿着吧。

  ”温喆往她手里一塞,翠花顺势接过去,面露喜色,步子迈的喆快,又赶紧去加了两个菜。

  刘小民在一旁看的一愣一愣的,而且很纳闷,这小子最近是不是发达了,自从被几个墨镜男带走后,势力也有了,出手还这样大方,他这次来什么也没有拿,虽然村支书是他的叔,可是相比之下,脸上就有点挂不住,对温喆刮目相看。

  “来,我们喝酒。

  ”村支书很会应酬,一会儿桌子上就倒了好几杯酒。

  你来我往的干了几杯,各自脸上都是涌起潮红,村支书冲着默不作声的刘小民使了个眼色,刘小民一脸不乐意,被村支书瞪了一眼。

  村支书举着杯子说道:“小喆呀,这次叫你来,就是为了解开你和刘小民的误会,啊,这个,乡里乡亲的,都算是一家人,不要因为一点小事儿大动肝火,伤了和气,看在我的面子上,以后,大家要和和睦睦的,别让其他村的人说三道四的,猛子你和小喆喝一杯,啊,就算是冰释前嫌了。

  ”刘小民硬着个脖子,脸憋的通红,十分不乐意,坐着不动,嘴里嘟囔着:“求的小事,他和春杏乱搞,打她主意,叔,你要说句公道话。

  ”刘春杏听了可不高兴了,眨着大眼睛,连忙解释道:“哥,你咋还这样说呢,我和小喆什么都没有,就是看了场电影嘛,再说你不是给俺说了对象了嘛。

  ”“傻丫头你晓得个鬼,昨天你没有看到你那对象走了吗?现在连个电话都不打回来,我看这事八成让温喆给搅黄了,你好说没什么。

  ”刘小民心里还憋屈着,打了个酒嗝。

  “你这孩子怎么说话的,这话莫乱讲,啊,这个,你的妹子可是要个名节的,你这一闹,就是黄泥巴掉进了裤裆里,说不清楚了,小喆怎么了,我看他挺顺眼的,又有个手艺,小伙子也结实,我看没事,也让你搞出事了,整天就知道打架,你爹要是在,恐怕会让你给气死。

  ”村支书打着官腔,对这个侄子,他实在是不知道怎么管教,所以知道他又惹了事,特意的找到了温喆,一是解决问题,二是为了显示他这个村支书的能耐,再说温喆今天一来就给他拿了礼金,他更是要说点好话了。

  温喆见刘小民硬着个脖子,他也知道这村里也只有村支书管的住他,连忙起身端了杯酒说道:“既然书记都这样说了,我看这事算了,我对不对,自有一番定论,我先喝了。

  ”“要喝你自己喝,不是我看不惯,温喆你也不想想看,就算你跟春杏处对象,你凭什么处?人家那王胖子,可是下了几千块的定金的,你跟人家怎么比,你莫以为你有了靠山,可以对我指手画脚了,我还是不怕你。

  ”刘小民气的拍了拍桌子道。

  “你给老子坐下来,我一天不死,还轮不到你发脾气。

  ”村支书似乎毛了,也顾不得说些斯文话,将酒杯往桌子上一丢,气呼呼的喝道。

  刘春杏吓的直闭着眼睛,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放在嘴里的菜也是索然无味,她索性不吃了,丢了筷子,拿起个蒲扇不停的摆动,说道:“我去帮婶子的忙。

  ”说着看了温喆一眼就去厨房了。

  温喆心想不就是小瞧老子没有钱吗,给你看一看,他啪的一下从兜里掏出一叠来,摔在桌子上,这是从金不换那里拿到的,“那王胖子出了钱,我也给你出,你不要狗眼看人低。

  ”看着那红彤彤的百元大钞,刘小民不啃声了,眼睛发直,红着脸也不知道是害臊还是喝多了酒,眨着眼不可思议的看了看温喆,最终是低下了头去。

  村支书也是眼前一亮,他没有想到这个后生还有这么多实力,连忙摆手道:“哎,小喆,不要赌气,我知道这是你老爹给你留的辛苦钱,指望着说媳妇呢。

  ”“这是我自己挣的,村支书你说句话,应该算数,今天你就做个主,你说我能不能跟春杏处对象吧?”温喆只觉得腰板挺实了不少,这有钱就是底气足,看看刘小民的那个熊样,吓蒙了吧,这还只是个开始,老子以后还会更有钱的。

  “啊,这个,小喆呀。

  ”村支书打着官腔,继续道:“这春杏的爹娘都不在了,我看着她长大,自然希望她嫁个有出息的,这么着,这钱你先拿回去,你们的事,以后再商量,我们先吃饭,猛子,你还愣着做什么,你看看小喆,比你小几岁,一出手就能拿出这么多,你不害臊,老子养着你十几年,你跟个败家子没有区别。

  ”“不想吃了,饱了,不舒服,你们慢点吃,我先回屋谁瞌睡了。

  ”刘小民觉得索然无味,十分没有面子,悻悻的走了,他暗想温喆这个小王八蛋走了什么好运了,还是遇见了贵人相助,哪儿搞的这么多钱?“小兔崽子,一点出息没有,只会给老子添乱,有老子一半的知识,也把你弄个村长做了,田也不会种,就知道游手好闲。

  ”村支书骂了一声,坐下来继续的喝酒。

  温喆有了一种胜利的快感,这一刻,他越发的认识到钱的重要性,看来现在做什么都离不开钱,他收回了钞票,取出了好几张,放在村支书的面前,“书记,我今天来还想找你办件事,你看这点够不够打理?”现在桌子上就剩下了他们两个人,村支书看了看钱,有似惊喜,问道:“你先说事吧,啊,这个,我们之间不兴这一套。

  ”“是这样的,我最近想考个行医执照,这不,需要村里打个证明,提供一些有用的资料,书记你帮忙张罗一下,你看怎么样?”温喆起身,又给村支书倒了杯酒。

  村支书默默的点点头,满面红光,抿了口酒一龇牙,看来看钱,连连说道:“这个好办,非常的好办,容易嘛,你这么有上进心,是好事,等你将来有了出息,去了大医院,我们村里人也跟着沾光。

  ”“那就有劳书记了,来,我再敬你一杯。

  ”温喆举起杯子来,一仰头喝干了。

  酒过三巡,温喆离了席,告别村支书,头喝的晕乎乎的,看来村里这一关是成了,和刘小民的过节也算是搞清楚了,剩下的事就是过两天去趟卫生局,找找人,打通一下关系,但愿手里的钱还够用。

  温喆有点摇摇晃晃的,浑身发燥,准备到屋后的小山林里去趟个午觉,再去卫生所值班,那里凉快,很适合打瞌睡。

  才走到小树林里,温喆听到里面有什么动静,顿时心里一紧,接着就有说话声。

  “别闹,哎,你别这样。

  ”好像是一个女人的声音,听起来还有点熟悉。

  “来嘛,这里又没有人,你早晚是我的媳妇,让我亲一下,就摸一次,我还没有摸过呢,你怕什么。

  ”是一个猥琐的男人的声音。

  温喆又往前走了几步,暗想难不成是哪对狗男女在这里偷情,可是这女人的声音咋有点耳熟呢,躲到一棵树后面往里一瞧,他顿时火冒三丈。

  就见二丫被熊亮搂(妈妈啊啊啊啊)搂抱抱的,那厚大的嘴唇就往她粉嫩的脸上凑,二丫不停的反抗,推推搡搡的,就是不肯从,可是她哪里扭的过膀大腰圆的熊亮,被他像是老鹰捉小鸡一样抱在了怀里,一双手不老实的就到处摸。

  这他娘的还了得,搞老子的媳妇,温喆只觉得心里窝火,这二丫是老子的,你狗日的敢轻薄她,小兔崽子活的不耐烦了,他也顾不得多想,在地上捡了个石头,嗖的一声就甩了过去,不偏不倚的砸在了熊亮的脑壳上。

  “哎呀,谁他娘的打老子?”熊亮猝不及防,脑壳上顿时起了个大包,用手一摸,还沾着丝丝的鲜血,他气的暴跳如雷,瞪着一双小贼眼四下里看。

  温喆站在树干后面,他本来打算吓唬一下熊亮,让他知道这里不是搞事的地方,所以先没有露身,继续望那边看。

  二丫趁机从熊亮的怀抱里挣脱了出来,迈着小步子准备跑,又被熊亮一把搂在了怀里,他好像是色迷心窍了,见周围没什么,也不管疼不疼了,嘴又凑了过去。

  这下温喆是忍无可忍了,他趁着酒劲又捡起一个石头,嗖的一声砸了过去,熊亮的脑袋上又吃疼一下,这下他彻底醒了似的,再去看时,温喆已经出来了。

  “我日你老娘,你狗日的吃了豹子胆了,敢打老子。

  ”熊亮气呼呼的,放开了二丫,朝着温喆就冲过来,那肥大的手握成了拳头,就朝着温喆的身上砸。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createyourownwristband.xyz/twe.aspx?5980.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wristband.xyz/twe.aspx?3729.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wristband.xyz/twe.aspx?2677.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wristband.xyz/twe.aspx?5538.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wristband.xyz/twe.aspx?7223.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wristband.xyz/twe.aspx?1154.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wristband.xyz/twe.aspx?5389.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wristband.xyz/twe.aspx?1992.html